2008年9月26日 星期五

斯土的悲傷

昨晚工作到兩三點才睡,睡醒之前,腦袋又閃過昨天早上18號睡醒前的的一個夢境好像再輪迴的感覺,連續兩天夢到兩天的上、下集。

18號第一個夢境:
畫面閃的很快,剛開始沒仔細看,很多畫面都斷斷續續,看不出有何意義,我很想醒來,但無法醒來,只好仔細看清楚那畫面。

1.非洲黑人編髮頭造型相當牢靠,這種造型可以持續很久頭髮都不會散亂非常有形。

2.看到第二個畫面更想醒來,我看到女生的排梳,這種設計可以把頭髮固定不會散亂,我心裡想這兩種裝扮都不是我這種懶人想要的,但是我就是無法醒來。

然後我的眼睛看到的畫面開始變化了,好像有微型攝影機讓我看到髮辮的結構就像是我們人體的脊椎一樣,可以撐起我們的肉身骨架的感覺。

那個髮梳更神奇了,開始時我不知道這些畫面要做什麼?
彼此間關連的感覺,然後這些穿擦中的畫面我看到土石流後走山的山坡溝道,散落在山林間的一切都非常鬆散。

在夢境裡我問自己,我也沒辦法阿,我一點也不了解自然,更不曉得自然與這些夢境有何關聯。

當我自己這樣問的時候那畫面開始神奇的整合了,這個夢我開始覺得很有趣,認真的去看清楚每一個畫面,我像是忠實的觀眾,我不再用自己的理解能力去讀它,我想知道它想讓我知道些什麼?

我看到用那些排梳的方式插入土石崩壞處,就像黑人頭一樣,兩兩交叉固定土石,我心裡起疑問,市面上我們看到的排梳不是製的就是木製的,如果要打造這樣巨大的排梳,就會破壞森林,如果用鐵製的,碰到地表的水分,年久這些鐵就會生繡沒有任何作用。

我又很想醒來,又開始覺得這是無聊的夢境很想醒來。

然後神奇的我又看到一個新概念,不知道為什麼那些畫面閃的太快了,我無法讀懂那些細微,我理解能力不夠,無法看得很清楚。

我看到土本身有黏性,高級的陶土可以造很多工具,有一些很特別被培養出來的土,他們有呼吸的能力,這些性質不會被山林中的大地給排斥。

然後我看到那些排梳開始改變外貌,他們變成排梳型的水管,裡面有很多細小的圓洞,當他們鑽入土裡時,在地表理他們可以當水管有排水功能,甚至於人們是用當地毀壞的土石加入黏土重新揉捏再朔型。

那些泥土經過人工雙手像捏陶一樣,每一根都是透過人們的手重新得到愛與祝福的黏土;他們重新被朔造成排梳,然後像黑人頭一樣,在崩壞的土石間編織固定著土地,夾雜處種下樹木讓他們長根生長,一起幫忙固定土石來復育這些土壤,裡面的陶管好像還有一種感應裝置,我看不太懂也許是要給植物的營養劑?還是感應器,無法看懂。


開始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是又開始覺得那只是夢,並不想理它,但是那種陶做的排水管要如何鑽進地表,夢裡當我有疑慮時,又看到那排梳的前面有某種金屬裝置,好像可以鑽洞,後面根部就像中國的蓋房字方式,用榫的結構,把一支支的陶柱給拴起來,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很牢靠像排梳一樣可以固定髮絲而這裡卻是用來固定土壤的作用。

我張開眼睛的那一刻嘲笑自己,又做一個無聊的夢。

****

今天19日早上起床前出現輪迴中的夢境

早上起來前身體很難過很想醒來但又醒不過來,昨天工作到三點多才睡,快要醒來前腦袋又看到奔壞的土石流後的土地。

我心裡想我哪有辦法可以理解這些原因我又不是科學家。

然後我的靈魂突然就被打散了我被分解到那些細微的土石裡,有的是土石流過後的土壤,有的是還有樹木抓地的健康土壤。

不得已只好去注意細分這些土壤能量的感覺,土石流過後的質土非常鬆軟沒有黏性,他們少了一種黏性共生的物質,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也許是生物,向光性的生物,我的能力還不能感應到細微。

然後還看到健康森林植物裡的土壤非常緊實黏性,有很多微生物在那之間與土壤一起共生,並給樹木的根部帶來養分,這種微細的生物肉眼看不到,但是我可以感應到土壤裡有很多細微生物存在。

我不曉得我看到是否是真實,但是那個夢境讓我需要重複兩天來學習這種經驗兩次要做什麼呢?

一個聲音告訴我,記下來!
土壤生病了蓋再多橋樑也無法使它恢復生機,人們只注意崩壞的橋樑,卻不去注意引起橋樑毀壞的原因,要先去了解土地為什麼會生病?

因為知道這是沒有人想去理解的事;
當我可以自主張開雙眼醒來時,我的內心是很沈重的,我知道這些又怎樣?

這是很多人知道的問題,但是人類不會想去關心這些事,就是我們每天都走過的土地,我們也很少會跟它打招呼或感謝它,有一種悲傷襲擊我的心,好像那些土壤在哭讓我很難受,只好想辦法把我能注意到的事,全都打字下來,我不知道我打
記下來有何用處,或能改變些什麼?

或許祈禱不必花錢,我要為礦物道禱告

給你,
也許你的眼淚造成人們無法理解的災難

也許人類的災難不斷的發生,
也沒有人去注意你的眼淚為什麼會這樣造成巨大的毀傷?

或許人們怨你,又從不感謝你的辛勞,
但是你的價值遠超過那些....任何可形容的偉大!

你存在已經千百億萬年,而我們只能是你曾經中的某些時光,也許愛情不曾發生在你身上,但愛是真實不是想像可以的感動,每個億萬生靈的呼吸中都隱藏了對生命的熱愛,沒有土壤什麼也都不是不可能存在,你的價值遠超過那些,只是人們並不常去注意與感謝而已。

如果有光與雨水,願那極靜中的靈光讓那斯土中的小生物都能復甦健康的生長,蚯蚓積極的吃著土,那土糞繼續留著供給更小的生物有食物可吃。

願每個細微都能覺醒自己的能用彼此牢靠,一起復甦,一起覺醒,成為娑婆淨土。

如果我有能,祈求太陽所照之處,
一切生命都能得到祝福,喜樂與平安,直至覺悟。

一切光明圓滿善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



カウンター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