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0日 星期二

新藝博/張玉灜畫驢 投射從小對驢的情感

驢在張玉灜的生命記憶中,占了很重要的地位
【聯合新聞網╱報導.攝影/特約作家賈亦珍】
2012.03.22 05:45 pm
世界上的寵物百百種,但對張玉灜來說,驢是他從小到大的寵物,小時候他負責放驢吃草,那是最快樂的時光,開始學畫以後,他愛驢又畫驢,長大了成為畫家,他發現,他就期許自己跟驢一樣勤奮地工作。
在今天開展的「台北新藝術博覽會」中,張玉灜的驢畫很吸晴,色彩鮮明,構圖大膽,充滿童趣,大老遠地就被那玫瑰紅的驢給吸引了過來。

驢在張玉灜的生命記憶中,占了很重要的地位,「小時候我住在秦皇島的青龍滿族自治村,那是一個小山村。」他說:「家裡務農,養了7、8頭驢。」小時候他的任務就是放驢吃草,那是他每天最快樂的時段,而他也喜歡在驢吃草時,在數學本子上亂塗亂畫,畫驢、畫山、畫水,畫他眼前看到的東西。

他家的驢是用來耕田的,這跟台灣一般農家過去以牛耕田不同,「我們的地在山坡上,也就是梯田。」他說:「驢爬山較穩,而且個頭比牛小,比較好放東西在牠背上。」

這些驢要耕地、䭾糧食、拉車,包辦了所有粗重的活兒,張玉灜看在眼裡,很感激,「我們家很窮,一年只有過年時能吃到一次大米飯及水餃。」他說:「但我們沒有挨餓受凍,靠的就是這些驢的默默苦幹,所以,我們把牠們當家人看的。」

人會老,驢也一樣,當驢太老無法工作時,就必須要淘汰,會被宰殺,每碰到這種事情,張玉灜總會難過地哭個幾天不吃飯,好像一個親人走掉了一樣。
這些驢也把張玉灜當家人看,他記得有一年暑假在放驢吃草時,因為太累睡著了,驢沒有因為主人睡著了而亂跑走失,反而在該回家時,過去舔張玉灜的手,不斷地舔,直到他醒了為止,提到這段回憶,他眼睛裡透出一縷對驢的思念。

會走上繪畫這條路,他很感激小學的美術老師引導,而驢是最常出現在他的畫作裡的元素,「小學5年級就開始畫驢,第一張賣出的畫也是驢。」他說:「那是1999年畫的,一頭驢背上放了一包沈重的東西,後來被一個法國人收藏了。」

驢是黑、灰色的動物,但在他筆下卻呈現大膽的玫瑰紅,這跟他使用了很多民俗藝術的素材及用色方式有關,張玉灜是鄉下孩子,他的生活環境就是大自然,農村裡沒有當代藝術,卻多的是老祖宗傳下來的民俗藝術,那都是色彩鮮艷、濃烈,散點擺放式的構圖,吉祥如意的意象,他把這些素材都放進他的畫中,而形成一種東西文化融合的特殊呈現。

「事實上,不管驢、牛、或其他動物,在我的畫裡都只是一種符號。」張玉灜說:「牠們跟一些都會意象結合在一幅畫上,顯現的是一種對比,畫裡的美女、香車、鮮花這些代表美與財富的東西,其實都是社會上很多人默默辛勤工作創造出來的,動物就代表社會上這些拚命奮鬥的人,沒有他們,美好的事物也不會產生。」

以動物為代表這些人的符號的另一個主要原因是,動物性情溫順不張揚,就像這些社會基層默默努力的人一樣。張玉灜也是這樣自許,埋頭作畫,努力創作出一幅幅好畫。

台北新藝術博覽會今天起在世貿二館展出,展至25日為止。

【2012/03/22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

全文網址: 新藝博/張玉灜畫驢 投射從小對驢的情感 | 訊息藝開罐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By udn.com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