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2日 星期三

一個父親的期望

王永慶么兒憶:化療回台 父親沒抱我-Yahoo!奇摩新聞

剛看到這新聞,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流淚....感情表達有好幾種,但是一個父親表達感情的方式是這樣深遠,我想我如果我是這父親,要做的那樣強硬,內心也一定很不捨,又不能表現出來,不是不愛;只是愛的太深,想讓小孩獨立,他要讓他們不要習慣依賴他,連小孩生病了也不能表達關心,這個父親太堅強了。

我想到我父親,從小被他打大,家裡的姐姐幾乎都沒被打過,只要家裡有人對我有意見,他棍子拿起來一定是一次狂揍,他從不問原因,只要我說對不起,我就可以不用被打。

但是我天生是天秤子心,不合理的事,不是我做的,我為什麼要認?
絕不!沒道理的事我決不認。

是因為這態度被打得更慘,通常都要阿嬤跟老媽跑來攔阻,我的態度讓我爸氣到想把我打死。
我不認,不是我做的決不認,因為我相信有正義、公理那樣的東西。

我的死腦筋一直打不開,我爸說只要我學說對不起,就不用打,可是不是我做的我為什麼要認?
我跟我爸說我可以說對不起,但是不是我做的,我絕不說,他恨死我的死腦筋而難過。

小時候常別人做錯,我被打,杯子有人摔破,推到我身上,我爸聽到就打,他不先問是不是真的是我做的,直接就打了,我現在明白他怕我會強出頭,我在外面是很容易被人注意的小孩,我爸把我逼的很低調,不跟人群來往,講義氣的人,人生可能會相當豐富,但是他更怕我走錯路。

我曾經有點埋怨,我覺得自己是外面撿來的小孩,我生長在大家庭,我父母抱其他的小孩比我還多,我是們的老么,別的小孩做錯事我要被打,老爸說因為我比他們大,還讓他們做錯,那是我的責任。

高中時很多同學要我住他們家一起做展覽的功課,他們的父母也願意幫我繳學費,他們要我離家出走,因為我常沒有飯錢吃飯。

其實我家裡很窮我不敢說是沒錢的關係,只說自己不餓。
美工科上課要花很多錢買材料,我常把飯錢都拿去買材料,有一次花錢買了很貴的材料,被我姐知道,我三姐問我爸怎知我錢是花在上課用?不是拿去跟男同學吃吃喝喝去了,因為這樣我又被打了,他們都不知道美工器材都很貴。

我沒有離家的念頭,其實我知道的我父親很怕他對我太嚴我會出走,但是如果我會出走決對不是因為被打,是我對這世界太好奇,小時候有一次在花園我看到夕陽很美,曾經想過跟著夕陽一起走,我想知道世界有多寬,也知道出去可能就無法回來,自然界有一種神奇誘惑著我。

我在花園裡跟著花園裡的朋友花花草草們道別時,我看到父親突然回來眼睛紅紅的很像想流淚的感覺,是那眼神永遠把我留住,他問我是不是想去別的地方,想不想出去玩?

我跟他點頭,然後他問我有沒時間?可不可以跟他去一個地方?
我爸很少會詢問我要不要幫他,通常是命令的口氣。

他帶我去中研院看胡適先生的墓園,跟我講胡適的故事,我第一次聽我父親講故事是胡適先生的故事。老爸還送我一個書簽,「要怎樣收穫,就先要怎樣栽」我很喜歡胡適先生的書法。

老爸在墓園的時候要我看清楚,人死後躺在那裡什麼都不會做了,只有活的時候能才能夠努力讓別人知道妳是什麼樣的人。

我老爸很可愛,他還問我帶我去墓園會不會害怕?我回答他的時候,讓他笑了,我知道父親背後有某些不懂的沈重,他沒讓我知道;我跟父親說一個偉人只會讓人尊敬,不會讓人害怕的,雖然那時候我也不知道胡適是怎樣的偉人;但我回答的那些話,第一次讓我爸知道我懂他想表達什麼。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