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9日 星期一

颱風過後

風雨終於安靜下來了,昨晚得到一個很深的睡眠,
我觀想著雨絲化成細細金絲 就像法雨般安靜和諧的靜洗去一切擔憂....。
在那裡我得到寧靜,平靜的睡去。

早上醒來聽著「海角七號配樂 - 時代的宿命「1945那年」,外面細小的雨絲輕敲著我的屋頂,像是伴奏般,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

想起有一段時間,有時下雨天夜半下班的時候跟著廣告公司的朋友們,開著車往著陽明山開去,坐在白雲山莊裡看著塵世角落,彼此安靜的也不談話,淡淡的蘭香在杯茶裡勾起一種水墨流白的氣氛,好像喝醉般,安靜的令人想笑,那種簡單不需多語,只有空間的氛圍可以彼此靜靜的享受。

有時我們開往淡海的海邊,坐在海岸邊,一群人彼此安靜走著讓浪花追著我們的足跡,月光淡淡隱密的不想出頭,四周有一種神秘感,大地的語言我不懂,但是在那之間,能成為裡面的一個風景,有時並不太確定,風景是我?或我是風景,?

空間能彼此相依互相欣賞那樣的寧靜。

我想我是幸福的,總有人可以忍受我的任性又不多做要求,永遠可以單獨,當一個自由的魂魄;或許是自己太過自私。

現在想來非常感謝,有這樣的一群人願意寬容無私的陪著我成長,當我在美國的時候,曾經想過如果我在異鄉迷了路,或是昏倒在街頭時,我曾經希望自己能永遠躲藏起來不再被發現,當有這樣的心思發生時,神奇的我總能接到台灣朋友無數的電話與信件,一直以來我總以為自己是可以一個人的,我不知道離開會引起更多人的思念,他們促著我回家,原來我在他們心理是一個很深的牽掛。

那個時間每天醒來前總得念一遍妙法連華經,為一切祈福!為一切我不能給的牽掛們祈福!
我不知道自己生命可以維持多久,盡量與任何人相處淡淡,不想引起更多牽掛!

然後有一天我在路上時,發現空間有一種神祕注視著我,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太陽很大,正午的時候,我機乎快暈倒在社區的外圍,我發現那個注視來自一棵百年的大樹,我不確定那是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己就開始念起妙法蓮華經的經文。

念到最後的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早得法性身, 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速知一切殊聖法時,也不知道為什麼熱淚開始流下,我知道我自己再也不能隨便倒下,突然也對那棵大樹祈願 南無大悲觀世音我能渡一切有情時,那棵樹上有好幾百隻鳥,發出一種震動飛出茂密的樹林,我站在那裡幾乎不能動,那是一種奇觀與震撼,他們能感受到一切?!

我想回家,找到我心靈的歸處!
有很多事情我不太明白,一直到碰到佛乘宗的陳師兄告訴我,你不覺得你這一身所遭遇的病痛,不都在成就你有能力自立學佛嗎?那一句話就像雷聲穿透過我的心靈,有一種很深莫名的感動...我找到我想要依靠的法門了。

我開始學佛後,還是常常一個人,自由自在的毫不牽掛,有一天我在園藝組被攔下,我雙手滿是泥凝,讓我歡欣,當有人攔下要去洗手的我;要我馬上去當交管?!

我覺得不可思議,我什麼也不會也懼怕人群,那個人一句「沒有別人的問題,就是你自己的問題」,
讓我安靜下來,願意把手洗淨,站在那兒迎接人群。

從沒想過能為別人多做些什麼,在那裡的時候,我得到的總比我付出的多,我深深得到心靈的感動,無法以語言敘述,在那裡甚至浪漫的想著,我在那裡迎接著過去,或者,現在,未來一切有所因緣的朋友們。

當我在那裡碰到認出我的朋友時,很開心,他們都還記得我只有好的,沒有壞的,我喜歡那一種浪漫,你可以為一切過往的人默默祈福,希望他們能被自己的笑容給打動,不管是什麼原因,都不再恐懼能坦然面對一切。
有一種美並不喧譁,就是那樣靜靜的,讓你能發現一切.....。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