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1日 星期四

我與鹿王

黃石公園有很多景觀。

大概在1992年的6月底吧!卓的朋友謝大哥跟他老婆來拜訪我們說要回台灣定居了,
他們要回台灣之前想去黃石公園邀我們一起前往這個著名的國家公園,但是要先提出申請才能入園。

卓問我想去嗎?我說好,因為謝大哥說即時是夏天也有可能能看到雪,
我們可能可以看到冰河與各種生態景觀。

在那裡我曾經有好幾次奇遇,ㄧ種莫名無法述法說的芬圍令人感動。

我總是於沈靜中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美妙,總有一種靈氣包圍著我,令人想流淚。

在森林與大熊媽媽錯身而過時,她悲傷回頭的望了我一眼
讓我為她留下可能是此生她的第一張照片,而我們之間的靜默一直到巡山員的出現才被打斷。

也看到像小熊維尼一樣可愛的小熊舔著花蜜般的可愛。

一種清明的靈動引誘著我單獨幾乎走入森林。

我看到一群枯骨般的樹枝在林野裡彷彿在低泣般的風聲,不知不覺的讓我遠離人群。
森林中心還有一種光亮讓我期望,就好像是那片森林復甦的希望中心般,我被迷著了。

文明與荒野兩邊在我心裡打戰,我對森林感到好奇,又對背後遠離的人群感到不捨。

光亮吸引著我時,我同時看到生命在那一片枯荒的野地裡也有重新顯現一些生機的希望。

當我讚美那些重獲生命的樹林因光而朝氣洋洋時,我忽然看到會移動的樹枝?
後來發現是一隻高大的巨鹿,他好有神氣緊跟著我平行而散步著。

我對他微笑他也對我點頭。
我想他可能以為我愛上他了。



因為我的眼睛好像在做夢,他好像懂我的心思,我心裡一直讚美著他,他也一直點頭對我微笑。
我拿起相機心裡問著他可以幫你照相嗎?

他就站著筆直好帥喔等我拍,當他完全站起來時讓我真的感覺自己很像哈比人一樣渺小。

我一直對著他笑,因為太美太帥了,我心裡想如果我跟別人說我的奇遇,一定沒人會相信。

這時一個美國太太衝進來,她一直罵著我我不知她在罵什麼,就看她一會,又看一下鹿王。
鹿王生氣了,他瞪了一下腿又瞪她,美國太太嚇到了拉我往樹林外跑。

這時卓聽到聲音找到我了,她問我有拍到人們說得熊嗎?
我跟她點頭。

然後美國太太又不知跟她說了什麼,鹿王噓了一聲她就往外走了。

我跟卓說我想要幫鹿王照相,她問我我不怕被他攻擊嗎?
我跟她說他好像願意要讓我拍阿!
美國太太也不知又在說什麼,卓沒翻譯給我聽我猜大概是危險之類的.....

後來我發現鹿王的王后也出現了,她不太高興的樣子,一直要她老公回頭。
而鹿王看我一眼頭朝那個光亮點去,他想往那兒走,我猜他想帶我去探訪那一片神祕?

後來我的眼睛因為貪心調焦距調太久都沒拍到他的英姿,突然覺得疲累我把相機交給卓,
因我的疲累坐下來,鹿王也跟著我坐下來,後面的鹿太太也坐下來與我們合照,可惜我要的主角是鹿大哥大姊們,卓把我拍成主角他們變配角了。

看到照片時真是對他們覺得不好意思。

我們在黃石公園裡玩一個星期以後回到卓家,有一天下午我們在看照片時,
卓問我在那個時候我是不是有什麼情緒,或者有什麼事?

後來我才知那一段時間只要接近森林我就安靜下來無法讓人親近。
卓說他當時感覺完全不認識我。

我也不太明白是什麼回事,只是覺得自己在那裡很渺小,被天地的一種芬圍保護著,
好像找到一點熟悉的「自然」?但也沒辦法形容那樣的感覺。

能夠被擁抱是幸福的,而我們常忘記「自然」一直敞開心胸接納我們,
只是我們常只能看到自己,從不感覺別人的需要與給予也需要感謝回應......。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