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6日 星期四

一封陌生人的關懷信


這是來自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忠孝院區的10樓
祥和病房醫療團隊的親筆慰問信。

照片上父親的名字有誤,父親一生從登記戶口以後,名字就常被人寫錯,
直到幾年前納莉颱風來父親皈依的那一天;我幫他把「喜」字加入法號,取名為「法喜」。
父親因此深受感動而開始接觸佛法。

雖然卡片上的名字有誤,還是要感謝所有醫護人員曾經的細細照護。

南無本師大自再王佛


........................................

2007年6月29日下午自我爸爸辭世以後,
一直很想去感謝眾多醫護人員都還沒成行,就先收到忠孝醫院,
院方醫護照護人員的來信,我的感謝顯然是遲了些。
........................................


大概在93年間我家人多次與父親一起在忠孝醫院為生命種種考核而奮鬥著,
我們重未放棄任何機會與希望過,直到去年3、4月間我父親突然發現得胃癌;
腫瘤變成胃癌時已經擴散了。

醫生說不開刀只有3個月的生命,開刀大概可以撐過半年,
但是以他的體能可能無法撐過開刀的過程。

我們先上了十全十美香與抽籤做圓證菩提法消業法為父親祈福時,開刀當天家人各自在不同時空同時修法,留在院區的大姊夫,大姊,二姐與我在開刀房外等候,我們一同做著自性佛光不斷的放送能量為父親祈福。

在父親開刀前我的身心變化幾乎常與父親同步感受,
讓我想起我的李導師曾說直系親屬間的DMA能量能夠互相質能交感。

父親進開刀房後不久麻醉醫生先出來了,他幾乎是哀求著我們,請我們不要讓父親開刀,因為父親身上很多器官都開過刀又有糖尿病與高血壓,他擔心父親無法經過麻醉這一關,我看到他眼淚都掉下來了,一個不認識的陌生醫生為父親的身體哀求著而流淚。

他哀求著我們,我知道他當時的壓力,但是無法跟他解釋為什麼我們選擇開刀。

那一天神奇的是,我們家人聽到醫生說時,大家突然能同步、又同念,齊聲的跟醫生說:沒事,我們要開刀,沒事

那畫面的確很奇怪,但是我們不敢細想,怕每個念會頭引響結果,麻醉醫生走了以後,大家又同時想著沒事!繼續念佛—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然後我為父親也開始念起法要序也為那空間無量眾生開始念起佛乘大法。


遙想當年自己曾進開刀房脊椎開刀過程時,自己也曾因麻醉無效,只好全程修法幫助自己以定力來忍受所有的知覺,同時間我也相信父親必能通過同樣的考核,因為開刀房裡每盞經過的燈火我都為他們念過九字禪—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同時也為整個時空因緣眾生經過的人,時空統一的都能平安,有機會來聽聞佛乘大法而有所實證成就。


父親一關過一關,靠的是佛乘大法;在那裡也得到很多實證成績,都要感謝所有的醫護人員護持,因為他們像護法一樣,在那裡陪我們創造記錄。

父親一直到最後兩星期才開始無法承受病痛,在那時突然間發現我的體感逐漸消失,那個時間我幾乎是不太能面對那樣的事實,我發現自己的心臟有一種力量被抽離了。

隔天開始我帶著法本在父親去事前兩週,每天為他講解一些簡單的心法,並跟他講解他與佛乘的因緣,最後一天下午他幾乎不能張開眼睛,神識還很清楚時,我跟他講時空的心法,並且答應將他的實證過程,會一一寫下來,會讓有緣的人未來能夠面對這一刻,面對生死的態度。

在父親往生前兩星期,有一天我跟二姐談起,老爸應該是轉世的再來人,才能讓我們有機會能學佛與學會用法的,因為到最後一刻,他的身佈施還以堅強的意志力在苦撐著,他一直等到家人全部有空一起參與修法與見證,他才辭世。

以醫生的說法,按照正常的病人,瑪非已經打很重了,不可能還有意識,但是醫生問話,父親都能清楚回應,醫生說父親很堅強,他後來重新研究過他所有的病例記錄顯示真的是不簡單很堅強的病人。

我們也同時很感動,我們在那裡碰到很多不認識的貴人。

在此要感謝李治宇醫生,與李志清醫生,與留醫生,莊佳恩小姐、張麗香小姐,還有很多我叫不出來的所有醫護人員,謝謝你們。

父親往生後也要感謝蘇梅妃師姐與鄭鴻源先生的全程幫忙,讓我們所有佛乘家屬有機會能為父親以佛乘儀式走完人生最後的一程。

這是父親頭蓋骨上的舍利花

在朗誦九字禪時,更為親人結下一個法緣資量,那是父親最後一天我答應他的,我一定會為他做到的。

為 了要實現這個能讓家族成員有機會能聽聞佛乘大法的因緣,那一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無法睡,一閉上眼睛無量的因緣就在腦海裡呈現,因自己無能能承現大悲願而煩惱著,這段時間都要感謝梅妃師姐的幫助,讓我爸最後有機會再行德,讓家屬有機緣同聲一起念佛,思維修行的種種利益與功德,也感謝 老祖師, 二代祖師與導 師,佛乘大法不可思議,與光明圓滿善,能以此利他學佛增長智慧。

南無本師大自在無佛
一切光明圓滿善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