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3日 星期二

我的太陽城西餐廳

清澈通明的山谷霞光

那一天午後,兩位大哥在我身邊掉起眼淚來,讓我不知手措。
我問他們可以不要為我掉眼淚嗎?就算死了也不行?

他們沒有說話,最後問我想做什麼?可以讓他們為我做些甚麼事,讓我可以學會像正常人一樣吃飯?

我想我是很殘冷的人,完全不在乎他們的眼淚,我只想看到我身邊所有人的笑臉。我反問他們,如果你們願意陪我去太陽城西餐廳吃飯,也許以後我就能正常吃飯,不會再嚥不下任何一粒飯粒了。

草皮大哥問:會很貴嗎?
現在月底了,我們要帶多少錢去?
草皮大哥是我那群兄弟的財務大臣,常幫我們規畫一切所需的能量預算。

我跟他搖頭,那個餐廳特別,是要用誠意才能找到,不是要用多少錢去的問題,首先要有一些人願意陪我們去,也許人數夠,太陽城會願意為我們打開大門。

林sir,跟我說那不是問題,那容易,但是條件食物內容要他們看過我才能吃,不可以讓我自己選會傷害胃的食物,他要我答應他們,以後不可以在吃任何會傷害腸胃的食物,我跟他們點頭了。

其實我有點忐忑不安,在陰天哩,太陽城會為我開門嗎?
我其他同事聽到我們要去吃好料,一團人超過十五人都要跟我去,我跟林SIR茂榮兄說,要跟我們去的人不能問任何問題,只能安靜的跟,不然我不會帶大家去的,所有人都點頭了,他們很好奇我何時成為一個太陽城西餐廳的重要vip可以隨時帶一群龐大的夥伴去吃飯?

我問草皮大哥,為什麼我吃不下飯你們要為我掉眼淚?
草皮說手和腳都是好夥伴,你覺得我們這樣忙碌可以犧牲誰呢?

這兩位大哥從我進廣告公司沒多久,就像左右護法般坐我左右兩邊,兩個剛見面一進公司就爭著要做我大哥,我跟草皮說林是大哥,上輩子也許我們真的是三兄弟,看到你們我就覺得你們兩是我大哥,永遠的大哥。

草皮跟我點頭,果然林是大哥他是我們裡面最長的。
林問我去那裏要騎車嗎?

我跟他搖頭,要用誠意走路去找,才能找到我們一定用走路去。
他又問需要請假嗎?
午休時間我們來的及回來上班嗎?

我跟他搖頭,不能問問題,只能帶著誠意去找。

其實我不知道太陽城西餐廳在那兒,知道有一個太陽城歌廳聽說在西門町是很貴的。
我帶著夥伴穿過巷弄,來到一家很不起眼的自助餐廳聽說那裏一頓飯有任何菜+飯很難超過50元,超級便宜,我請草皮幫我點炒冬粉+一些青菜,白飯我很難吞,他說可以,我給他微笑,他沒刁難我吃東西,大姐蕭管得很緊,寧可我吃少也不讓我亂吃。

我看到跟著我走的人開始流起汗來了,他們有很多疑問,但是這一次遊戲規則就是不准問。

我帶著他們到了一個公園,請他們找個位置坐下來開始吃中午剛買的便當,跟他們說這是太陽先生為我們開的西餐廳,雖然不是我們獨有的,如果我們沒有帶著誠意出來,中午我們不肯能曬著太陽能流到汗,大家每天都忙到快天亮才回家,每個人臉色都發白,早就忘記太陽的溫度了。

我的兄弟聽到我說的話開心起來了,他們覺得我找到癒療自己的方法,其實沒有,我只是擔心大家跟我一樣提早病倒,如果大家能開心起來,身體細胞是會不一樣的。

要愛自己很容易,就是走出去曬一下陽光,不管人生遇到甚麼樣的處境,自然的太陽光會為我帶來力量,我一直是這樣相信的。

草皮問我為什麼會相信太陽一定會願意為我們出來?
我跟他說其實我不知道,有可能我們一出了那個沒有窗戶能看到陽光的大樓就會下起雨來,但是我相信當大家帶著期待美好的ˋ事物一定會發生時,也許好運就會找上門。

林笑的很詭異,他問我你一開始就是這樣設計的嗎?一開始就是要去公園吃飯,才說要去太陽城西餐廳嗎?

我跟他搖頭,我說我只是看他們在掉眼淚,很怕我們身邊的姐姐會唸我,因為我自己吃不下飯,害其他的兄弟也跟著受引響也吃不下飯,如果他們知道他們倆偷偷為我紅眼眶,那恐怕以後大家就很難自然相處了。

我的兩位兄弟大哥看著我說:你不怕那群人發現我們不是真的要去高級西餐廳吃午飯,會抓狂嗎?

哈哈,我跟他們回的很老實,怕阿,當然怕阿,怕得要死,可是你們在阿,我有甚麼好怕的,不是說好要跟我去的人都要帶著誠意去嗎?

我為大家帶來美麗的陽光與風景了,在辦公室吃飯,你們只能緊抓的飯盒,邊做個稿子怎可能大家午休能那樣吃個優閒的飯?我只是在想讓那些高級主管跟著我們出來一起很平等的到自助餐打飯,能跟我們到公園一起曬著太陽,不是在辦公室邊吃飯邊追著問我們進度而已。
李善單工作室 善單典藏作品
題名:有福同享.皆大歡喜(自在解脫.身心清淨)
年代:2007
素材:油彩‧畫布
尺寸:91 x 72.5 cm (30F)
那些主管聽到我們對談時,給我笑笑,粉抱歉不小心說了實話。
他們說下次中午讓我們大家可以開車兜風去吃大餐吧!
如果能比到大案子,就讓我們集體翹班去。

結果我們比到大案子了,主管也真的要幫我們借車要讓我們開車出去玩,結果我們不敢去,只趕跑去通化街看二輪電影,一進公司電梯剛好巧遇副總也帶客戶進電梯,那位客戶問副總,你們員工上班時間討去哪裡?看起來太自由?

所有人都看我,不敢回答,副總要我回答時,我就老實說了,我們去吸收創意。
客戶一副很不削說上班時間翹班去吸收創意?如何吸收?

副總看了我一眼,你們都一起的嗎?
我只好點頭說是,'我們去看電影。
我們副總其實不知道我們那天下午翹班的,那是我們部門主管私底下放我們出去的,我同事拉我衣服,因為我太老實甚麼都說出來,我也不管了,我問客戶一個創意人員如果每天都關在辦公室不知人間溫暖?你期望得到甚麼跟別人不同的商業點子?

她看了一下我們副總,我們蔡副總當時好帥,直接跟客戶說這是我們公司的員工訓練,我們比外商公司好的福利是讓員工隨時有機會去深造學習吸收各種養分,可以發揮在創意上。

我想我碰到貴人了,這些人因為相信我,讓一切美麗能真實實現,如果人與人之間不能有一個字,太陽不會出來趕走陰霾,公司的主管也不會誠信的履約,高層主管如果不能信任下屬,這一群人可以能會因為我的老實跟我同時沒了工作。

人生阿不管做甚麼,都要相信自己都能處在最好的狀態下,美麗與感動是需要自己的勇氣可以創造出來的。

相關閱讀:
李善單工作室:http://arts.sundon.net/taiwan/index.html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document.write('<a href="http://www.f-counter.jp/"></a>');</script><noscript>
<a href=http://www.f-counter.com/>counter</a></noscript>
<a href=http://www.free-counter.jp/><img src="http://www.f-counter.jp/i/24/1315896586/" alt="カウンター" border="0"></a>


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