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6日 星期一

新鮮美味的人情味

晚上堂姊送來一大袋剛從台中鄉下帶上來的新鮮黃瓜跟紅蒜頭,老媽忍不住就開始醃起新鮮的小黃瓜切片,真是美味好吃的不得了,就是這種厚厚的剛離開土位的新鮮感,讓人吃到嘴裡滿滿的感謝,土親,人親的感覺。

暑假的時候堂姊回台中婆家回來時,都會帶回好多好吃的水果,還滿喜歡荔枝的;很喜歡那種長得很小棵的小水果,不過不好意思,我愛吃的好像都是種高價水果,像櫻桃,葡萄阿都喜歡阿,我姐就說我命太好了專挑貴的吃,不過好像不是這樣,那種一大棵的水果要我啃,會讓我覺得好像在吃一個生物無法吞,除非是切好的才敢吃,我姐說就那是天生的好命嘴才會太刁,才會這樣挑,哪有差別?我也不知道,可能天生腦袋太怪吧!

以前常跟廣告公司的同事比愛吃櫻桃的程度,同事說如果有人請她吃櫻桃,她就要馬上嫁給他,為了要贏她,只好說如果有人為我種一棵櫻桃樹,我也要馬上嫁給他,同事罵我笨蛋,種了又不一定吃的到,要能吃到比較重要,我們說話常無厘頭的扯,等有一天我到了美國的時候,同事卓故意跟朋友講要他種一棵櫻桃樹送我,把我嚇到偷偷訂機票跑台灣,也不管入學通知是不是快收到了,樹是有生命的,用感情種的樹是不能亂開玩笑的,還是一個人自在些。

在台灣也許無法種出能吃的櫻桃,但還買的到,也不是需要常吃那樣的水果,只是覺得每次吃櫻桃的時候都會覺得有一種很幸福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我認識的女生對櫻桃的評價都一樣好玩。


這是上週六拍的紫花,斜雨輕快的滴滴答答鳴奏著春曲,那花兒就迎風開始與雨絲共舞,不小心好像是不小心的闖入這個舞會的人,有點很捨不得走不想離開那裡,因為還要做很多事不能偷玩,但心裡居然有一種很清明的感覺,把手伸向雨中,讓雨絲留在我掌心居然一點也不覺得冰冷,很神奇。


小學一年級時為了想看雨的結構,有一次冬天放學回家時穿著雨衣就故意把手伸到外面,手掌向上捧著低落到我手心的雨滴一路回家,那時候心裡曾想著,那是天公的眼淚,因為天空是那樣迷濛不開心,把太陽都藏起來了。

結果回到家全身凍僵在發燒,被阿嬤罵死了,怎會生出一個這樣的笨孫子,阿嬤真的氣死了,她說她不知道我腦袋在想什麼,老是在做一些很奇怪的事,可是我真的也不知道讓手掌淋雨會生病阿。

那一天我又忍不住的把手伸去接雨,因為那雨絲太美,四周很安靜,靜到只有自己能聽到的心跳聲與雨絲滑落的聲音,如果聲、光、色可以通三界,我想這是淨土了,因為連雨絲都讓我覺得可以接受那樣的冰冷而不難受,當然我不會再像小時候那樣亂做實驗,我只是想知道那雨中的溫度而已,結果我發現到我手中的雨絲,居然會讓我覺得整個人心溫暖起來,真是不可思議的美,可能一直在讚美佛性,佛性也回應於我美麗吧!

感謝一切 光明圓滿善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