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5日 星期六

無畏心

今天抽到無畏心!

早上出門時,就決定今天不管碰到什麼事都要很勇敢面對,或說出來,然後我就想要怎樣修,才能證明自己有努力在突破習氣呢?

這一顆心,是一直以來
修的最差的一顆心。

今天晚上住台中的四嬸一個人上台北來我家
,我晚上下山後到家看到她,嬸嬸就開始發問問題。
數十年來,第一回我的家族有人想跟我問佛法,真是感動到不行。

我放下所有背包與負擔,不知怎地雙腳就想盤起來了。

嬸嬸跟我媽說,她很有福氣,可以跟女兒住家裡很熱鬧,孫子也都在家。
她生了兒子,卻常一個人孤單在家看電視,她不知道要怎樣過生活,因為她跟叔叔沒話講,她每天只能一個人在家看電視,常常睡不著要吃安眠藥才能睡著。

我聽完摸摸她的身體,很僵硬,忍不住問嬸嬸,我可以幫妳按摩嗎?
妳的肌肉太緊了,如果能放鬆會比較好睡。

嬸嬸很不好意思,她問我剛從上山回來會不會很累?

其實在捷運上我很想吐,今天出門忘記帶口罩,早上去除草吸了太多塵蹣,呼吸有點困難,一直到去完畫廊看完畫回來,呼吸才變正常,嬸嬸問我身體氣色比以前要好很多,是如何做到的?她說我的手熱熱的按摩起來很舒服。

我親愛的媽咪很可愛,聽完馬上插嘴說她今天上課做完動禪,本來手都無法往上舉的,結果做完動禪手就可以輕鬆的運動了。

嬸嬸很好奇,她要我教她如何念佛,老媽送她一串佛珠她一直不會念,也不知要怎樣念;她問我
沒事不是法會時也可以念佛嗎?

我跟嬸嬸說,我沒事,有事也都一直在念阿,這樣心神比較不會渙散,也可以邊調氣。
我有氣喘,但是我不喜歡吃西藥的氣喘藥,中醫雖然也有在看,但我不是好病人,如果可以不吃藥,我一包也不要吃,我的藥包通常是身體很難過的時候才會想拿來吃的。

如果能很安靜的念佛時,我都會邊調氣,邊讓自己呼吸順暢,只要心思不要太複雜,不要緊張與煩惱,天氣不要太冷,我是可以不要依賴藥物的,當然這是有風險的,我需要比一般人還要會注意天氣變化,如果可以不吃藥,我真的不喜歡吃藥,寧可花時間與自己的身體沈靜的「溝通」。

我教完嬸嬸念佛後,她好專注,跟我說下一次她還要再上台北,她想要上山參觀祖師廟,聽完好感動,我的家人又多了一個同行。

一直以來曾經浪漫的想過我家族上百人,能同時拿著供佛香一起上香,念著九字禪禮佛,我爸去淨土時舉辦了法會,那是他們第ㄧ次聽聞九字禪,整個家族像辦法會般一起頌念佛經。

我想我已經比別人夠幸運了,我爸去淨土時,他最後的身佈施,還讓所有家族的人一起念九字禪,與聽禮佛拜懺文,他一直在修生理功課的身佈施實證給我們看。

今天嬸嬸來時,與她聊好久,她好開心,我也很開心。

我爸那一輩的家寶都愈來愈老了,我跟嬸嬸說念九字禪一定有實證可以改變命運,與清靜自身業的業力,一定可以很快親眼實證。

我講了自己車禍後,手幾乎都快殘掉,連杯子都無法拿起,一個師姐跟我說反正我念佛也死不了人,妳還不如專心念佛,念到讓妳的手痛死,也許妳的手就會動了,因為怕被人嘲笑殘廢看不起;我真的曾經一天念十萬聲佛號,念到雙手像煮熟的蝦子般,兩手通紅、氣脈突然開通了,雙手外表已經很像正常人可以拿東西了,只是手指無法個別用力會抽筋。

從小到大我的手腳一直都是冰冷的,冬天常要穿好幾雙襪子,兩件長褲,還要穿好多衣服才敢出門。

那一次一天念十萬聲佛號好像是念第六種念法,很難念,因為很難,白天還在上班,晚上加班到10點多到家,那一天念佛念到半夜3點多拼完,我的人生就完全不一樣了,我的手腳除非生病,沒再冷過。

嬸嬸很好玩,她抓起我的手敷著,她說好舒服好溫暖喔,我跟她說對阿,不過第六種妳不能念,要有上課的人才能念。

我看到她莫落的眼神,知道自己講錯話了,只好再跟嬸嬸說其實念第一種老實念佛法,很多人念十萬聲佛號,很多事情因緣就會開始轉變變好


嬸審問我,是不是以後不要在一個人胡思亂想,專心念佛就真的可以改變命運嗎?

我跟嬸嬸說如果沒事念點佛,好像在跟菩薩聊天,這樣就不會覺得自己很孤單的一個人了,而且念佛的時候還有很多菩薩會保護我們,我們不是ㄧ個人孤單再念佛。

我不知道我能幫嬸嬸多少,但是我希望我們家的長輩,都能像寶貝一樣很健康快樂。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