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4日 星期二

讀書分享:雪洞—丹津葩默悟道歷程

9月的某個假日我們家族很久沒辦的姊妹會,又開張了,我工作沒做完就偷跑外出去聚餐,心裡感覺有點刺激,因為從我爸生病後我們家族姊妹已經很少有這樣大規模的聚會了,我沒有理由缺席也想見見大家。

那一天從堂妹家扛了一袋書回家後,就先了翻【雪洞—丹津葩默悟道歷程】一口氣幾乎快看完,突然內心就起了很多變化,有一種莫名的感動無法說,我很喜歡那種很安靜的感覺,能夠孤獨去看一本,一個發願以女身成就的西方女子修行閉關的種種故事。

以一個西方女人來說丹津葩默很勇敢,她一個人跑到印度尋找上師,尋找上師的過程是很孤寂的,我也有同樣的經驗,在我很小的時候,一直就在尋找一個願意教我認識宇宙的人,我對宇宙的故事非常著迷。

只是我身邊沒有這樣的人可以教導我,一直到小學五年級,我碰到吳瑩月與林茂盛他們帶我走出自閉的人生,開始學到利用工具以可以做深入的學習。
我五年級以前,在學校跟人講過的話可能不超過70句,很多人曾經以為我是啞巴,下課時喜歡躲起來不跟任何人接觸,回家時也刻意避著人群,很少人能聽到我的聲音。

五年級的時候有一次下課,第一次發現有人跟蹤到我的去處,在學校有很多角落,是可以讓自己保持安靜觀察自然的點,但同學林茂盛找到了所有我可能去的點,他也似乎同時、刻意的會幫我隱藏行蹤,不讓別人追蹤我。
我不清楚為什麼,但是知道他跟一般的小孩不太一樣,他似乎可以看到別人的心思。

後來他引我認識了吳瑩月,與黃綠漪,他跟我說有人想認識我,想跟我說話,黃綠漪這個人我一定得認識。
他跟說我不用躲他,也不用怕認識黃,我只要跟黃這輩子見一次面就夠了。

我不認識黃綠漪,她是個轉學生,她很奇怪跟林茂盛講話是一樣的,沒有前面跟後面,完全當你聽的懂知道她們的想法。

她第一句話是我知道妳每次下課的路線,也知道妳躲藏的原因,沒有人會知道妳的痛苦,但是我明白,她說她自己很可能會很早死,也許很快又要轉學,她爸爸常換地方工作,他還有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弟弟。

第一次見面她給了我一張照片,要我記得要記住她,長大如果有機會她還活著,也許這張照片可以讓我們相認在重聚。

我不太明白這個人,但是知道她所說的痛苦的感覺,能感受她聲音裡的狀態。
她說她的胃常很痛,也知道將來我能領略她所有的痛楚,未來我有機會是可以明療疼痛如何抗拒或與疼痛和平相處的人,那時候什麼也不知道的我,居然會跟她莫名的點頭。

我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人,第一次見面就說了多很奇怪的話。

但她真的說中了,在那之後,我真的曾經痛到在地上打滾著,也無法剋止疼痛,如果不是我身邊有很多需要我幫忙的人,當時曾痛到出現幻覺,很想拿隻刀子冰冷的插進肚裡解決一切痛楚。

那時還在廣告公司上班,吐了一堆胃酸,左右兩邊的大哥要送我去醫院都被我拒絕,當時大家都在熬夜好幾天沒睡,我不忍心讓大家更吃力,堅決要自己回家休息,同事要送我回家都被我拒絕了。

到家後疼痛到一直打滾到出現幻覺時,草皮大哥剛好打電話給我,問我狀況,我告訴他我的感覺,他說他要馬上從公司到我家帶我去看醫生,很奇怪那個疼痛馬上不見了,我被他的熱心給嚇到疼痛馬上消失,突然想起黃綠漪曾經跟我說過的話。

當時並不知道黃綠漪會什麼會找上我,還特地跟我講那樣的話,我沒見過她。
但是我現在還記得她的樣貌,因為她讓我認識除了疼痛以外,還在日後讓我知道人類是有一種特殊的潛能,在某種狀況下如果能明潦自己的痛楚原因,是有機會從新與疼痛得到和諧的。


從那一次以後我發現我的胃有覺知,他自己會抗拒讓我從嘴巴吞進傷害他的食物,如果我的心智不從他的自我保護主張,他就會讓我吐的奇慘。

這一本【雪洞—丹津葩默悟道歷程】是我看說看書看得最久的書,幾乎一直重看,常被打斷,裡面有多感人的句子。

今天看到p221頁裡面形容著她追隨的正是德國偉大神祕麥斯特.艾刻哈的忠告,他在文章說:「當一個冥想者正處於冥思階段,他連做事的念頭都應該避免,但是當他離開冥思階段,他應該讓自己忙碌起來。因為沒有人能夠永遠冥思下去,也不應該如此。

活躍的生活使冥思生活得到一個喘息的機會。」

冷靜獨處之必要能讓我們發現內在的空間機會,永遠比我們想像的還大。

我的導師說內外法界一如,當我們心智處在什麼空間,外在的空間就如同我們內在般現出現實。

佛法很美妙,我一直到年過30才找到我的心靈導師,在那之前跌跌撞撞、生活亂無頭緒,不知自己為何而活,在拒絕了很多人生的機會
可能後,才終於找到心靈導師,如果不是疼痛把我逼上邊,我想這輩子學佛可能離我很遠吧!

南無本師大自自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