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3日 星期二

封閉的鐵道


最早的時候,鐵道附近都是田野與小溪,孩子們在夏天會在田野中追著火車比賽著速度。

據說在松山磚廠附近也有送磚的小火車,現在在松山馬祖廟附近還可以找到舊的窯廠的 遺跡。

阿嬤以前那個時代這裡的人都靠那個磚廠吃飯,女人們還要學會跟著男人一樣擔著磚頭,我們家當時將 近有20幾口人一起在吃飯,在外上班的父母與叔叔們每個家庭的壓力都很重,父親的薪水也都拿來跟兄弟一 起養家了,阿嬤常擔心著她的孫子們會沒飯吃而偷偷流淚。

那個時代大家都很辛苦,有時阿嬤為了要搶多賺一點錢,忘記我一個人在家沒飯吃,回來總是很愧疚 ,我總騙她吃飽了嬸嬸有回來拿東西給我吃,阿嬤也知道我總在騙她,只好教我看時鐘每天10點半得自己蒸飯 ,因為怕我被電鍋燙傷,所以時間總得提早,我沒跟阿嬤說隔壁的姐姐有教我吃花蜜,花園裡的花朵裡 總有新鮮的花蜜可吸食,那是我最愛的食物。

電鍋裡的東西我常沒去碰它們,除非老爹會提早回來,通常阿嬤去上班我也跟著偷偷一天都在田野裡跑著,大概怕我亂跑,阿嬤只好每天又把堂妹帶來給我顧,讓我得每天定時給堂妹吃飯,阿嬤實在很聰明,我怎樣過生活都逃不了她的法眼,並且能找到讓我安分的方法。

大概有一次我帶堂妹去外面亂跑,忘記吃飯時間把堂妹餓到,我是不太容易餓得人,阿嬤只好要老媽把我送去幼稚園,跟著美貴也跟我一起去上課,因為在家裡沒有其他大小孩願意理我們兩個,我們只好一起被送進幼稚園上課。

我記得那時候我跟美貴常玩的遊戲是「猜火車」。

我們若聽到火車的聲音就開始猜車頭是南上還是北下的車,現在想想當時的娛樂真是單純,有一次我們又偷跑去田野看火車時,有人在放風箏,美貴看了也很想要,我們就跑去求表哥與堂姊們做給我們,但是都沒人要理我們。

最後我們自己跑去竹林撿了樹枝,想學做風箏,我跟堂妹說我應該會做,但是我們沒錢買紙,我腦筋動到老爹每天要看得報紙,一大早就起床把老爸的報紙給藏起來,等他去上班,就開始在玩作風箏。

結果當然又是被罵了還好沒被打,老爹說我做的太醜了,那個風箏是飛不起來的,因為我剪過堂姐的課本裡的郵票玩,我爸怕我在闖禍,就跟我說文字有字神,我在對他亂玩,神明會逞罰我。

有一段時間我還真的很怕碰到有字的東西,直到念小學一年級,才又開始每天跟老爸搶報紙看,但是我可能是最幸福的小孩,我看過國語日報與讀者文摘,我爸訂了這兩本刊物,若要問我當時懂不懂這些文字?我也無法回答,當時幾乎都是邊讀邊找生字,老爸教我查字典,讓我多學會一種翻字典的遊戲,因為我常會問他不懂的字,他被我煩夠了就給我一本筆記本,把不會的字都抄到簿子上,的確是可以讓我安靜不會亂跑的好方法。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