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7日 星期二

擁抱的感覺

老爸去世就快要滿周年了!

今天早上陪老媽上醫院做門診,突然去年在醫院陪老爸的總總影像全部又浮出來....,我戴上墨鏡隱藏自己的雙眼,不讓老媽看到我的熱眼。

我牽著她的手,發現她比去年更瘦小了。

去年在醫院陪老爸的最後兩個星期,我用手機偷拍了他的照片,我想永遠記住他,他躺太久,想努力坐正給我拍,他不讓我扶,我想他大概知道我在偷拍他。

我家老爹很愛漂亮,任何時候他都不希望別人看到他拉遢的樣子,如果可以坐他決不躺,這一點我倒像老爸。

從我有記憶以來,不是我陪老爸去住院,不然就是他帶我去看醫生,我從小眼睛就不好,常因睡眠不足而長麥粒腫,每個寒暑假幾乎都要進場去保養我的眼睛,要開刀去割除麥粒腫。一直到學佛以後才停止這樣的厄運,也因此我的眼睛到現在都非常怕強光。

在醫院的時候我爸常要我們帶他坐輪椅去兜風,他不喜歡醫院的氣味,今天我跟老媽進醫院之前,陽光的芬圍讓身體所有的細胞顯得活躍,我可以想像當時老爸想抓住陽光晒在身上的感覺。

有時我幫他按摩,也可以感受到他細胞肌膚很渴望被熱水淋溼沖洗過的清潔感,老爸什都不說,因為他知道我一個人無法抱動他上下,我只能幫他擦洗身子。

我外甥張香香跟冠宇說阿公很疼他們,知道他們要唸書,一直努力讓自己身體撐著不引響他們的學業,去年他們一個國中畢業,一個高中畢業,剛好讓我們三人可以一起在醫院陪他。

我爸常故意喜歡跟張香香吵架,我喜歡看他們吵架,因為這樣可以讓我相信老爸身體還很好,但後來我想他是努力想不要讓我們為他擔心吧。

我記得未上小學前,我媽常帶我一起出門去買菜,買完她常要我一個人站路邊等老爸下班回來經過市場來接我回家,站在哪兒常有人覺得我是流浪兒要帶我走,都讓我很害怕。

有一次我就自己坐公車回家,那時老爸還以我搞丟了,到處找我。

回到家時,他看到我手指腫脹忘記問我如何回來的,就問我手整樣受傷的,我跟他說我太矮,司機沒看到我上車就把門關了,我的手指一半被關在外面,我叫不出來被一個阿姨看到,叫司機停車以後,就變那樣了。

當時老爸居然沒問我痛不痛只問我有沒哭?
我跟他說我不敢哭,我怕哭出來他們會把我送到警察局我不認得路就不能回家,老爸居然摸我的頭說我乖。

老爸有一輛骨董腳踏車,他一直都整理的很好,他那輛車子,我們堂兄弟姐妹可能都坐過,一直到冠宇出生後都還坐過那輛車子,他的手帶大我很多家人,我們家很多堂兄弟姊妹也都是他抱大的,因為我媽不太會帶小孩,我們家又是大家庭,我媽要做的事很多,幫忙照顧小孩的事,我爸就會幫兄弟一起照顧孩子。

但是我這輩子抱我爸最多的時間居然是他病危的時候,我要抱著他上下輪椅,幫他換尿布。

在那之前我都忙著工作,每天都半夜才回家。

我爸很安靜,不太愛講話,可是他很聰明很多事他沒問我們也知道我們在做什麼。

我記得有一年在廣告公司上班時,碰到一個男性的主管常打電話到我家「問安」,讓我快抓狂,幾乎想罵人。

我要我爸接到他的電話都說我不在。
但老爸從不幫我說謊,只跟他說很晚了,請電話不要講太久。

老爸教我的方式就是要我學會自己去面對解決問題,而不是逃避。

那一次我很氣,拿起電話就開始狂罵對方,下班是我自己的私人時間,有問題請在公司解決這是常識,
不要下班了還問我在做什麼,你沒那個職權。

我問老爸為什麼不跟那個人說我不在,他告訴我說謊也解決不了麻煩的事,還不如清楚表達自己的立場。

結果證明老爸是對的,我不用在像老鼠一樣到處躲討厭的人。

從不覺的老爸離開很久,他對我一直很嚴苛,他說我是他的小女兒,一定學更多的事,長大才能學會照顧別人。他從不希望我依賴他,我從小常被老爸打大,我的姐姐很少被打,如果不是他管我很嚴,我長大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在我內心從小就想要去遠方探險,我爸跟阿嬤常教我要如何回家,因為我常一個人走到很遠的曠野不知要回來的時間,有時一整天也忘記吃喝,阿嬤教我看花來看時間,有一種花叫煮飯花,煮飯花開的時候,就要回家,老爸在我6歲的時候,就教我自己看時鐘蒸飯吃,在那個物質困苦的年代 大人總是忙著賺錢,老爸給我的特種訓練,恐怕不是現在父母敢做的。

我懷念著我的父親,因為他教養我長大的方式,可能跟別人不同,他不會說疼愛你的話,但是他會訓練你要真實的去面對你人生的一切。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