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0日 星期三

億萬年前的化石與當代藝術的相遇,看台北新藝博的藝術總監Lee Sun-Don李善單教授如何不斷創新~

轉載【專訪】李善單:我喜歡收藏與藝術創作的結合

2015-05-13 00:57:08 來源: 雅昌藝術網專稿 作者:羅書銀
http://gallery.artron.net/20150513/n740533_1.html
摘要: 藝術家:李善單導言:“這是一次來自億萬年前的化石與當代藝術的相遇!”藝術家李善單介紹到他最新的創作。此次在2015年台北新藝術博覽會上展示的“掌握乾坤”系列作品,是李善單最新的創作。作為台北新藝博的藝術總監 ​​,每年他都會帶頭創新,在藝博會上展示他最新…
藝術家:李善單
  導言:“這是一次來自億萬年前的化石與當代藝術的相遇!”藝術家李善單介紹到他最新的創作。此次在2015年台北新藝術博覽會上展示的“掌握乾坤”系列作品,是李善單最新的創作。作為台北新藝博的藝術總監,每年他都會帶頭創新,在藝博會上展示他最新的藝術創作。去年他就與國際頂級車商:DiMora(迪摩拉)汽車公司,跨界合作了限量新古典藝術超跑:“DiMora Vicci 6.2帝王Ⅰ”。今年他在香華天集團董事長周貝芬的支持下,創作了這組由價值不菲的化石製作的作品,挑戰台灣藝術家最大的投資與創意。
  李善單是一位具有多重身份的藝術家。他1959年出生台灣高雄。畢業於東吳大學數學系。在成為企業家之後,因為對各種各樣的材料感興趣,喜歡收藏的他不斷地收藏了許多的東西。看著這些收藏的美妙的事物,他開始有了自己創作的衝動。於是他嘗試結合自己收藏的東西進行創作。比如他80年代末期曾今來到大陸,收集了許多扇清代時期的門,雖然當時他只是出於喜愛收藏,但後來卻成了他創作一個材料。
  除此之外,他還是包括北京大學及廈門大學在內的藝術客座教授,廈門中華兒女美術館副館長。同時他信奉佛教,是佛乘宗第三代法傳人。他的創作許多都與佛教有關,而且蘊含著很深的東方“禪”意。雖然作為台北新藝博的藝術總監,但他認為:藝博會的成功便是藝術家能夠賣畫,這樣藝術家的生命才能走得下去,最大的慈悲便是:讓人吃得上飯,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李善單目前最具有代表性的創作是:圖騰能量油畫,還因此受邀參加了2013年第53屆威尼斯雙年展。2014年的最新創作,結合了他多年的化石收藏,與他所信仰的佛教,創作了這組具有當代感的雕塑作品。在台北新藝博的首次亮相,便吸引了眾多藏家的關注,即使價格不菲,但在藝博會現場卻取得了很好的銷售成績。在接待各個藏家的同時,李善單也抽空接受了雅昌藝術網的採訪,談起了他最新的“掌握乾坤”系列作品:
李善單正在創作
  雅昌藝術網:這次的“掌握乾坤”系列作品,材料是價格不菲的化石,同時用青銅創作了不同的手的雕塑托著這些化石,可否談一下創作這個系列作品的初衷?
  李善單:這些化石在地底下經過了上億年的漫長時間等待,不斷地受到地質變動的壓力,有一天從地底下出現在我面前,我覺得這本身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事實上,我是從收藏它們開始的,然後有了結合藝術創作的想法,讓它們以新生的方式面對大家。
  我本身是佛教徒,佛菩薩是眾生的菩薩,佛教對手是非常重視的,象徵著佛對眾生的呵護,比如千手千眼的觀世音菩薩,這些都是強調手對眾生的一種懷抱、一種安慰,一種給予。我創作的不同的手的雕塑,就是想表達這種像佛菩薩一樣的呵護、疼愛,對於化石經過這麼長時間辛苦等待的一種慰愈。每一雙手都是為了這個化石特別設計的一個姿勢,所以我的這個系列的雕塑每一件都只有獨有的一版。一共創作了二十多件。用手托著它,是與我對宗教和個人的人文素有關的,當然,我也希望通過我的創作表達我與這些化石見面時的那種浪漫感覺。一個化石經過四億年,我給他另外一個生命,對我來講想表達的是所有的眾生都有佛性。
  雅昌藝術網:能不能分別介紹一下這些化石,它們都是您通過什麼樣的方式收藏到的?
  李善單:有很多都是通過世界各地考古團隊獲得的。這種考古發現是非常難得的。比如“彩斑”,全世界只有在加拿大的一個地方有,而且是在那個區域的地下兩公尺到十公尺的範圍有,加拿大政府每一年就允許3到11月八個月的時間才能開採,每年4月的時候才能買到彩斑,那個時候全世界各個地方經營化石的公司就會過去買,但是數量是有限的。彩斑如果有兩個顏色以上為AA級,一般紅橙黃綠容易有,藍靛紫就難。要形成彩斑,化石必須跟地下的其他礦物質進行交換、替換的礦物要更細,礦物進入到裡面跟他原先的物質替換,然後才會出現漂亮的彩斑。
“掌握乾坤”系列作品之得大寶藏(彩斑菊石)
  化石的稀有性決定了它的珍貴,比如彩斑菊石已經被視同為寶石了,非常稀有,日本的皇室2000年的時候就明確規定,所的皇室一定要送一塊菊石。再比如像石也比較珍貴,因為大像只有四顆牙齒,它的牙齒十年之後就磨平了,然後第二顆會慢慢長出來,大象的壽命是60歲,因為這之後它的牙齒沒有辦法再長了,然後他們便會走到一個山洞裡邊最後餓死,死的時候它的牙齒已經沒有了,所以能夠找到大象的牙齒沒有被磨掉,那就太難得了。
“掌握乾坤”系列作品之帝王印記(長毛象牙)
  很多時候我們買化石都是自己親自去到當地找的,有時候也會透過經營化石的國際公司,他們會先拍照過來,一拍過來以後很快可以判斷好不好,這也是經年累月的經驗鍛煉出來的。世界上有幾家頂尖的公司,都有考古團隊,給考古學家提供經費,如果挖到東西可以優先挑選或者是可以用什麼價錢來買。這次創作所用的化石,事實上是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慢慢收集的,現在覺得時機成熟了,可以表現出來,於是創作了這組作品。
“掌握乾坤”系列作品之開天闢地(泰坦巨龍蛋)
  雅昌藝術網:能不能談一下您收藏這些化石的過程?
  李善單:每個化石收集的背後都有故事,比如在西伯利亞的長毛象牙,考古的人要一直尋找看能不能遇到。西伯利亞有一個風俗,象牙的頭露了一點點,發現的人只要插一支旗子在那兒就沒有人會來搶,然後再帶著裝備來開採。可是有的時候晚上下雪,第二天一片白茫茫什麼都看不到,雪把旗子蓋住的話就意味著找不到了。
  雅昌藝術網:化石都這麼好看嗎?這些化石的價格是怎樣的?
  李善單:要挑精品,有的黑糊糊的,就不好看。同樣是三葉蟲,每個都神態各異,需要你從中挑選好看的,這就是考驗你個人的眼光了。
  化石的價格會有很大的不同。比如彩斑,根據大小和顏色有很大的區別。30、40公分的和50公分的價格差很多,30公分多的可能就10萬美金,40公分20萬美金,70公分50萬美金都還買不到,有的甚至到三、四百萬美金。因為它太稀有了,好不容易出來一件,賣一件少一件,買它比古董安全得多了。
“掌握乾坤”系列作品之勝利之歌(左旋螺)
  雅昌藝術網:您的藝術創作有許多不同的面貌,這次的化石雕塑是結合了您的收藏進行的藝術創作,這樣的方式還有其他的作品嗎?
  李善單:每年我喜歡嘗試一些新的創作,而這個創作有時候可能是跟我的收藏有關。在這次作品之前,我做了一次在古董門上面的創作。這些門是我1989年到內地時,看到很多老房子都拆掉,上面的門環這麼好,當廢棄物不要很可惜,我就一路收,瘋狂地收,從福建買到天津。那個時候很便宜,五塊錢,十塊錢一個,而且都是清末的門環。廢棄的門環已經見證歷史了,等了二十年以後拿來做藝術品,便產生了新的緣分。1989年開始收藏,一直到四年前我才用這些門環創作了一批作品,去年又做了一次。
“掌握乾坤”系列作品之合作無間(鴨嘴龍蛋)
  雅昌藝術網:您除了藝術創作還是一個收藏的愛好者,為什麼要把創作與收藏結合起來?
  李善單:收藏和藝術創作的結合是我很感興趣的。為什麼我不收藏瓷器、古董?因為沒有辦法在上面畫,一畫就完了,我收藏的是可以創作的東西,大家沒有發掘到價值的東西,發掘之後一炒作我就不能再繼續收了。
  雅昌藝術網:接下來還會有怎樣的創作計劃?
  李善單:有,我現在還在繼續做。我明年會出一個新的系列,是用恒河沙來做的。恒河沙不能出口,印度政府嚴禁的,我跟印度政府申請到了恒河沙,恒河是佛教的發源地,也是我非常嚮往的地方。其實用什麼樣的材料或方式表達並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藝術中所蘊涵的底蘊,這才是能夠打動人的地方。

原文連結/
http://gallery.artron.net/20150513/n740533_1.html
http://gallery.artron.net/20150513/n740533_2.html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