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2日 星期二

波光裡的艷影,李善單教授的阿行者動靜同妙在我的心頭蕩漾。

藝術家Lee Sun–Don 李善單教授作品  題名:阿行者/動靜.同妙 9
年代:2008
素材:油彩‧畫布
尺寸:60.5 x 72.5 cm (20F)

在我的時間,看著作者繪畫裡的時光;

發現過去,現在,未來的確是統一的;但要「無我」才行。
在道咖啡裡看著阿行者觀自在的靜觀著一切世界。
那蝴蝶靜靜的飛過那空間~~~
而人們並沒有發現道她曾改變了世界的美好。



晚上洗了頭用了香華天金絲一團和氣護髮霜按摩頭部髮絲,清理了糾結的一切,也給自己剪了瀏海,最近常頭痛按摩完,流了一些熱汗,頓時輕鬆很多。

邊剪髮邊聽歌,找了歌詞如下:

再別康橋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艷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間, 
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

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爛裡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在臉書的朋友 顏裕人 回應了我另一首詩;席慕蓉的

一棵開花的樹 席慕蓉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稀有的五葉松
上個月我在山谷裡發現多了一新朋友,每次去跟她打招呼時;忍不住都會繞著她轉圈圈,在數百或千年後,或許我也能記憶著這樣與她打招呼的方式?

我認識的五葉松第一棵樹在南投的谷關他有兩千多年的歷史,在山谷的崖邊,歷經了各種地理變化,921之後,他仍艱辛的挺立,跟她預約了千年每一世的再會,如果我可以仍記一切美好.....?

相關閱讀:
一棵種子的誕生
http://tapeihand.blogspot.tw/2009/09/blog-post_23.html

給辛樂克的祈禱文
http://tapeihand.blogspot.tw/2008/09/blog-post_12.html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