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4日 星期四

為愛奔走的故事...

這是在噗浪網AMOS的短片分享,畫的很可愛的卡通,尤其是背景很像是希臘,場景很美。

Gobelins學生作的短片《Oktapodi》,描述一對在水族箱中恩愛的章魚情侶,被迫分離以後,其中一隻為拯救另一半,為愛奔走的故事...


點原文網址可以連結上原文。
原文網址

***


***

另一個類似禪宗觀點的影片;見山是山......山水是我,我是山水,人我倆忘,合而唯一,大小圓融了,畫的很好看的卡通。 (applause)
***


***

今天是六月四日的紀念日,六月四日發生的那一天,我第一次出國在香港,我跟卓都是第一次出門,我們沒跟團,就是想自助旅行,走那,停哪。

那一天在香港的出境大廳裡,充滿了嚴肅緊張的氣氛,有一種不安在空氣裡漫佈,我看到來自各地的記者都背了各種裝備的通訊器材,同時準備出境,我身上的長鏡頭相機也引來很多人觀望。

因為不知原因,出了機場卓要我先把相機收起來,因為我們都不知原因一路上都有人盯著我們不太友善。去的那一段時間前我們剛好比稿,常加班到不見天日,外面發生什麼事也沒注意就出國了。

到了飯店,開始時通訊很奇怪,無法打電話回家報訊,隔很久才接通,我們開始打開當地的電視,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那一夜很長,街頭上都是汽車長鳴著喇叭,在抗議著這樣的留血事件。

我看到螢幕上那個人擋在坦克車前,難過到懂為什麼了....我們關掉電視,彼此看了一眼,因為街頭很亂,其實我們很緊張也無法睡,但每次很緊張的時候我們就會開始,嘲笑對方來轉移緊張。

我問卓,如果香港持續抗爭馬上被強制接管,我們會不會回不去?從此跟家人兩地相隔?

卓,對我笑,香港人不會讓暴力出現在自己的土地上。

我問她我們是不是應該要明天就訂機票回家,免得萬一暴亂無法回家?
她也無法決定,她訂很久的計畫我才願意陪她出國,我一到香港就想回家,讓她更不安。

第二天早上我跟她講話在路上就會被團團圍住,那些香港人真的很恐慌,他們問我們是不是台灣人?為什麼這麼冷漠?為什麼台灣不願意一起為6.4抗爭?

為什麼台灣政府不保護香港人?卓想辦法把我拖走,哪種氣氛當時真的很嚇人,我覺得自己可能要被打了,只因台灣政府沒有太大的抗議聲音,比香港還低。

後來卓要我出門時都不要說話,不要被任何人聽到我的國語,我們一路上才開始平靜下來,所有對當地的溝通她開始都用英文去對話。

我們仔細的觀察那裡的人與當地氣氛,做了很多訪問,其中還有人想找朋友看能不能有機會到台灣定居,那個時候街頭真的很恐慌,沒有人知道未來會怎樣?

卓跟我說既然我們來了,我們就好好記住這歷史,因為是這樣的剛巧,不前,不後,剛好被我們碰到了,要相信台灣永遠都會平安,這世界也會擁有平安與愛。

人們一定會記得用這樣的流血傷口是很難撫平的,總有一天人們也會記住,這世界是要用來愛的,不是要用來恨的,我們只能這樣讓身邊的人,努力情緒穩下來,或許這也是一種學習。

接下來的行程我們按照進度繼續探訪香港,澳門,在澳門時我們認識一個很好的導遊先生,他很認真的帶我們去認識他的國家,我們要走時把身上的錢都留給他,因為他很客氣,我們吃飯時他也不敢跟我們同桌,他家裡有十幾口的人要他一個人養,他每天靠拉車過活,很辛苦,他很堅持的說拉車的不能跟客人同桌時,讓我很想流淚,我們要另外幫他叫一桌子吃時,他也不願意,後來我們請餐廳另外打包食物要請他家人時,他才沒拒絕。

回台北時,乾姐展說她回來沒看到我們嚇死了,她要我陪她去印度朝聖時我不肯,結果她去印度後才發現我跟卓自己跑去香港玩,也沒出過國也沒跟團;又碰到6.4她很擔心我們兩個天兵無法回來,她說她很後悔沒強力把我拉到印度,才讓我們會碰到那樣的窘況。

我乾姐很可愛,真的很疼我,我傻傻的跟她說放心我是福星,我在的地方都不會有事!菩薩很愛我呢!

那時我把她氣到連煙也抽不下去,笑到無力也不曉得要再罵什麼,
只會你,你,....你。

後來還有一件事讓我很感動的事,我跟卓回來後,居然沒被扣薪水,公司只把我們當出公差,讓我們出國一星期沒上班也沒被扣薪,那時候還沒年假這種事,這也是令我感動難忘的事,原來自己在公司能還算是個咖。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一切光明圓滿善

福報來的時候真的要好好感謝,要隨時感謝菩薩讓自己成為有能力助人的人;人助,天助,自助;這是修福報最好的方法,感謝身邊所有愛我的人,帶著我一起平安成長,能有機會學佛真的很感謝。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