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日 星期日

藍天裡的飛鷹

你拍攝的 大冠鷲的天空。
今天下午,我在念彼,沒事的時候我喜歡帶著我的小紅到處「散步」。

天空太美了,藍是那樣的燦爛,白雲像藍天的裙角幫他滾了邊,我在念彼往屋簷邊的藍天拍去時,正在找4大法印的角度時,發現了牠—大冠鷲

忍不住跟牠揮手,我不知道牠有沒看到我?

也不曉得牠是否是我在山門常看到的那隻大冠鷲,去年5、6月以後就沒在見過牠,2008年11月去除草時曾在心裡
不斷的呼喚牠,也不確定有用,那時心裡就是有點悲傷的感覺,好像少了一個好朋友了。

最後一次在山門看見牠飛的很低,左右兩邊來了三個大迴旋,我沒把牠拍成功,
後來就再也看不到牠了。

今天山上的花都開了,有人跟我說那是桃花;
但我覺得不是。

我曾在那裡為桃花一起告別,也收集到它的眼淚,然後下午
強哥突然出現,本來就想問他或小賴,因為這園區懂花草的,就他夫妻最熟了,他說那是櫻花沒錯,是深山櫻。

那株櫻樹開的那樣的紅很像是大漠蒙古姑娘裙上鮮豔的紅染,在綠地裡顯得特別鮮嫩好看。

我覺得好玩,我無聊得時後常會跑去跟花花草草說話,當遊客跟我說那是桃花不是櫻花時,我忍不住心裡問那一株櫻樹,你要如何證明你不是呢?

然後我覺得我很傻,大概沒有機會,沒有人會給我答案吧!
然而就像認識
大冠鷲時一樣,我不知他的名字,我在心裡問牠: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如果你能聽到我心裡的話,就找人來跟我說吧!

就在那時一個專業攝影師跑來跟我說,
正在拍園區的生態記錄,那裡的佛像
都拍過了,
想繼續拍生態記錄,就是那個攝影師跟我說大冠鷲的名字。

我不知道這些生物,是不是都通曉人類內在的聲音,但是我自己做過一次實驗。

以前曾經看過一本書
植物的生命祕密,說他們能聽的到人類內在的聲音。

有一次我去看心臟科檢查時,醫生說我得馬上住院,因為心跳太快,檢查如果太嚴重,可能要開刀裝人工支架,其實我聽不懂醫生在說什麼,我只知道我沒時間生病,我跟醫生說只要開藥給我就好了,我沒時間住院,我爸在住院,我工作很忙,沒時間請假。

我的話把醫生惹毛,
就說不住院要馬上安排做一些全天候的心臟電圖追蹤,看心跳在什麼時間有什麼作用,我要背一整天的測試電圖的機器。

傻人的我,還問醫生有沒更簡單的方式,因為我可能很忙可能沒時間背一整天的重物。

醫生只好答應我讓我做運動
型的電圖測驗,他說只要我心跳不會超過133我就不用住院,那時我在跑步機上跑時,沒多久就開始氣喘,我聽到醫生說停停停,快超過133快140了,下來,下來,他要護士馬上幫我安排住院。

生氣心想我才開始做熱身沒多久,就要我下來,很討厭,都已經說我不要住院了。

但是我也沒辦法讓心跳慢下來,我一直跟我的心臟說對不起,因為我從沒好好的照顧他,請他再給我一次照顧他的機會,也沒辦法讓心跳變慢,就拼命念佛號。

那時候鐵了心就是不肯下跑步機,直到醫生下令要
關掉跑步機的電源時,護士也準備要給我急救,因為我呼聲太喘,把他們嚇壞了。

然後
我看到窗外的盆花,忍不住就跟他們聊天,問他們想不想聽聞佛法?我常在山上「散步」,如果他們願意,請讓空間,還有我身體裡所有的細胞能吸收到氧氣,讓心跳慢下來。

我不知道是不是老祖師讓法界聽到我的願力,當下我為所有空間,所有法相祈福發願,願自己有能力能繼續聽聞佛法,來幫助法界一切有情眾生有聽聞佛法的機會。

不知道為什麼那數字就在133跟134之間慢慢穩定下來,醫生說我過關不用住院時,眼淚差點流下來,因為我看到那些花兒搖動他們的身枝,腦海裡同時出現山上的一草一木是那樣的生氣與活力。心裡除了感謝以外,其實是非常感動的......感謝無量萬相都有佛性的光明圓滿善。 

今天我在念彼,
在心裡跟大冠鷲聊著,希望有一天我能擁有像他那樣大氣的視野,能看得準又遠,如果有天我的雙眼能看到世界一切的美麗那該有多好?我想我是非常貪心的人,所以我的心臟才會生病吧!

感謝這一棵小小的心臟他願意為我繼續跳動,願意讓我如正常人般,可以那樣平常和諧的與他共處,但願我能有像在藍天裡的飛鷹那樣,擁有廣大的心志,與不被一切所困的胸懷勇氣,努力讓自己的心智有所貢獻與成長。

感謝導師,老祖師,二
祖師,讓我有機緣能聽聞佛大法。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