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什麼是最好的遺產?

王文洋談嚴父 「感謝他這樣對我」-Yahoo!奇摩新聞

什麼是最好的遺產?

看這新聞時,我不知道王永慶最原始的想法。

他白手起家,兒子卻為了女人選擇離開他的事業王國,
但也許這是他留給王文洋最好的試鍊禮物,他讓他兒子證明自己也有能力打造一個事業王國。

台灣有多少企業再創辦人往生後都活在爭家產中過活,王永慶對待子女的期望與教育方法;
也許不是像世人一樣,只想留一份家業給子孫,而是讓他們自己證明他們自己也有貢獻給社會的實力與力量。

星期五我跟小圓去慈濟探訪蓁媽跟法大,路上我們談了一點教育的問題。

我跟
蓁媽聊了一點法大以後的教養方式,有很多方法開始時表面也許不善,但是最後妳或許也能看到時間可以圓滿一切。

跟小圓從大坪林1號出口走出來,我們從文化教養談到公共建設的人性關懷面,新店大坪林捷運站
與附近的道路真的是遭透頂了。

每次想到忍不住
都想狂罵....,殘障步道標示不清,路面也不完整。
如果我是行動
方便者,我要繞來繞去,不知道建築師知不知道,一個行動障礙者他要經過幾個路障、與花多少力氣才能到達1號捷運站完成進、出過程?

我們的公共建設水準真是差勁到極點,國家在教育人才時,都沒有想到教育學生對人文生活的關心與付出,一張平面的建設圖經過這麼多機關審核,怎那麼多人都沒看到他的不便性?

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我們國家花太多時間在政黨鬥爭,
花在政黨鬥爭的時間,常常比花在公共建設議題的討論時間還多很多;繳了那麼多稅,換任何政黨都沒人想去關心一些弱勢與需要幫助的人。

真的忍不住想開罵!

原諒我老祖師

我只是看到有人不便很辛苦,想到國家這樣艱難,政府任何單位的視野只在能不能蓋章的公文用心,沒有看到社會各階層有不同的人可能是少數,但是他們也有權益,但大都被犧牲沒有注意到了。

我在那裡常看到盲人無助的站在殘破的路上行走著,我們的街道這樣上上下下,如果每個帶小孩拖著嬰兒車的媽媽,沒有孔武有力,她要如何推著車經過那些商店與高高低低的步道?

她要一路都要扛來扛去上、上下下的走著,這是多為危險的事?
他無法帶著小孩跟政府抗爭要路權。
她不在其樓上走這,就要選擇在大馬路上與汽車爭道。

有眼睛的人,路都已經很難走了,有視障孤單的人要如何行走在這曲折的道路上?

小圓說有一次她忍不住就帶了小孩用蠻力的扛著,同時牽著視障的陌生朋友走著一起過馬路,我聽了都想哭.....。

我們國家要如何強大?
政黨不管如何輪替都在喊誰反誰,不能回歸生活基層面嗎?

公共議題可以也不要那麼政治化嗎?
兩黨是否可以認真協商回到公共建設一起討論,如何在安全方面加強?大家一起來提升國民的人文素養,與全面關心弱勢團體的照顧與教養上,一個國家強不強,看公共建設水準就能知道人民對生活品質的要求,與忍受程度。

我是這樣想的,我昨天第一次看到新店慈濟醫院,也曾到過別的醫院婦產科病訪探過病,老實說,當我第一次看到慈濟蓋的醫院硬體時讓我非常感動,他的醫療水準我不知道,但是我進到病房看到朋友時,我有想到如果王永慶生前有參觀過慈濟醫院,不知他會不會也想改建長庚醫院?

他的企業文化是否也能一起提升人民對人文基層面的關懷與照顧環境?
我不知道大人物在建設企業版圖是否有多煎辛,但是看到民間團體慈濟在醫院的建設硬體上,我覺得很溫暖。

我們這一世做的任何努力留給後代,希望不是破壞,而是希望、光明圓滿善的永續發展。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