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人間溫度計

人間溫度計

有一回要坐捷運要往淡水換車廂當中,有一位老伯伯悲傷的眼睛不知在搜尋什麼,我的時間有點趕了,但是突然想到也許他正很需要別人的幫忙?

就停下來問伯伯要去哪裡?知道要怎樣走麼?他告訴我他快90了,他想要坐到石牌榮總看兒子。

不知道為什麼聽他講的時候,心有點揪在一起,就要他跟我走,一起換車廂往淡水線坐去。

阿伯說他有三個兒子都念到博士,兩個在國外不想回來了,也不知人在哪裡了,一個念完博士無法容於社會,跑去自殺現在躺在醫院,他不知要再說什麼,掩著臉忍著眼淚,我拿出一張佛卡,給阿伯再問他身邊還有人可以照顧他嗎?

他說以前當軍人的時候,同袍的小孩會常去探望他。

再問他生活上錢夠用嗎?

他說他錢夠用,但一身病,擔心最小的小孩沒辦法獨自一個人活下去,很難過,我看到他在咳嗽,又掏出淨土送給他,教他怎樣保護喉嚨照顧自己。

到站的時候教他去換公車去榮總,那時剛好曾經小圓帶我去探望過一個在做化療的師姐,所以還記得要怎樣走。

我教阿伯念佛,轉移自己難過的情緒,也請他回去後請里長幫他找社福團體,他兒子需要專業社工幫忙輔導。

阿伯下車後給我一個微笑,但是換我的腳步愈來愈沈,在跟他聊的時候或許我能保持冷靜,但是下車後,我想到這80幾歲的老人,一生勞碌奔波,老了還是孤單一人,時代的創痛再他身上割了好幾刀,到老了還要忍受這種死別的痛楚,一路開始幫他念九字禪,希望他的人生能轉變為圓滿的開始。

我想到觀音聞聲救苦,這世界上有很多需要救度的人,可有很多人沒發現他們需要救助,早上跟一個同學msn他告訴我水果—山竹是水果中的觀音,可以救助人類的疾病,我想到上課時導師曾說海豚的音頻可以幫人類治病,也許海洋中的動物—海豚也是觀音的代言人吧!

大概在1998年第一次去澎湖3天,從台北到澎湖機場出來已是晚上,不知為什麼我的眼睛一到彭湖幾乎快瞎掉,我無法看見任何東西一直流眼淚。

任何東西都變成打淡到百分之十的模糊狀態,朋友緊急帶我去敲眼科醫生的門,當時醫院已經休息了,因為怕我真的會瞎掉,我們同事一群人,將近20人的夜間活動被我的眼睛給停擺了,當時雖然也很害怕,可是突然學會學習去「看」看我平常都看不到的東西。

白天瞿sir載著我,我看不到任何東西,他很擔心,我們車子在一個地方拋錨了,他問我醫生跟我怎樣說的為什麼會突然看不見?

我跟他說醫生說我眼睛過敏,對當地的空氣過敏,當地的空氣含有鹽分,所以可能回台北就好了,醫生說以前也看過同樣的病例。

我同事一直在修車,他好像在想轉移我的注意力,我跟他說如果車修不好跟不上別人,
我們先問旁邊的人,怎樣回去,不然地方不熟我們會迷路。


他有點怪怪的,我問他不敢問嗎?
不然跟我說哪邊有人,我來問?

他怪怪的說那裡都沒人。

覺得很奇怪,覺得旁邊有很多人走來走去,但就是看不清楚是什麼,無法問。
sir問我真的看不到任何東西嗎?

我跟他說我只能看到在我面前移動的東西,但是我無法辨認是什麼!
他問我會念佛嗎?

我跟他說我會念心經,一路我都在念心經,這個小老弟很可愛他突然回我,他不會念怎麼辦?
我就開玩笑那你念觀世音菩薩好了,祂會保佑你。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聲音讓我覺得有事,
我問他是不是擔心車子壞了要賠人家?

他說不是,是車子突然熄火,無法發動停在一個很奇怪的地方,我問他停在哪兒?

他說他不知道能不能講,有一陣涼風突然吹來,有一種很涼的感覺,本來想嚇他,
突然覺得不對,我問他你不會是想跟我說我們在墳區熄火吧?

他沒出聲,四周突然很安靜,我跟他說四周很熱鬧阿,一定有人會幫我們的。

sir又跟我說這裡真的沒別人,你能看到什麼嗎?
我跟他說我看不到東西,但是我以為我們在街上有很多行人走著,一直在移動。

他喃喃的說難怪了!

覺得怪怪的開始有點緊張,是迷路了嗎?我們不在街上了嗎?
沒有人發現我們在哪不見了嗎?

他說同事跟他說要走捷近到海邊會經過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但是可以省很多時間,所已經過時要開快一點,他想加速時就熄火了。

不知怎地一直覺的旁邊很多人看我,我揮手移位置想讓位,sir問我想做什麼?
我跟他說我好像擋到別人的路了。

他更低聲的告訴我:
跟你說但是你不要怕,這裡真的沒有別人了!

突然間我明白什麼,風又開始起了,我跟他說很冷,可不可以推車走回去,他才跟我說我們真的在墳區他無法牽著車又要照顧一個盲人路上是不平的,突然間終於懂他在擔心些什麼。

換我跟他說不用怕,那裡的人都很安靜,念佛就好了,那時還沒學佛,當那樣跟sir說完時,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溫暖突然在心裡升起,我要他看離我們最近的墓碑名字與去世的時間時,他問我為什麼?

我跟他說因為我看不到阿,原來那裡以前是古戰場,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有一種感覺回來的感覺,sir問我你都不會怕嗎?

我回他我是瞎子又看不到,怕什麼,人比較可怕吧!
那些大德不過像風一樣,又不會害我們!

後來我們就在那裡一直念佛,直到同事有人回頭找我們,車子突然能發動,我們才能離開那裡。

回台北的飛機上我的眼睛又突然好了,澎湖的美景我都沒看到,但是在海邊的時候 有一隻海豚一直游到我身邊讓我想笑,我看不見也沒食物餵他。

但是sir戲弄他,要給他魚又不給拿在手上耍來耍去耍著牠,我要sir他離我一點,欺侮海豚的壞人離遠一點,當他離我很遠時,我聽到一聲很大的浪花濺起的聲音,同事描述給我聽,那隻海豚生氣的送他一個大水花把他淋溼了,我突然想到當我失明時,那隻海豚游向我時,他當時心裡在想什麼?

不知為什麼,那時看不見但是就是可以感覺比平常更深,總覺得那隻海豚想跟我說什麼,自己卻什麼都不懂不。

在黃石公園的時候我認識一隻大角公鹿,像耶誕節會出現的那種公鹿,好高大一隻,我一個人在荒野滿是枯枝火災後的枯樹林漫走著,一個人在哪裡靜靜的念佛,牠突然出現,在那一片死寂中出現陪我散步很久,牠的眼神給我溫暖,原本以為一切都已經毀盡了,突然間生命在那當中從現,我正為自己生命前途悲傷中,牠對我微笑扎眼睛,讓我笑了。

這世間有許多溫暖的,只是人們能不能發現,同時也給別人溫暖。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