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7日 星期五

在那一瞬間....讓慈悲延續一切生命的光彩!

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常一個工作人熬夜到很晚然後看著我msn上的朋友,一個個慢慢下線或上來,每一天對我來說好像都是那樣的一瞬間而已。

日子很快累積出作品的份量,我問了自己我從這裡得到什麼樣的資長,或是我付出了什麼樣的心念與什麼成果可以出來?到最後有多少人能因我的付出而受利呢?

我突然想到我父親。

我家3個姐
與我母親都很順利的能來上課修行,我父親僅有皈依但沒有力氣來上課。他很少跟我們講心裡的話,我不知道最後我父親理解了多少佛法?

在那段時間我突然發現父親的每一個關卡,都教會我佛法的悟與用,只是他什麼也沒說過什麼,表現出來的就是相信我對他做的一切。

那一刻我突然明暸的時候父親已經往生了;在做53期的時候某個夜晚,突然清醒很感動....我在房間裡邊趕稿邊痛哭著,我不能確定這一輩子我是否有機會在教我父親念佛,念九字禪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因為這樣而難過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跟老祖師求著,我願意努力活下去尋找這樣的機緣,來找到轉世的父親。

不知道為什麼我腦海裡突然浮現出一句話「3年內去找一個剛出生的男嬰認他當乾兒子」,這句話讓我很呀異,終於停止哭泣,只是不太明白這聲音的真實性。

心裡想也不太可能有機會,身邊會出現新的孕婦或碰到新生男嬰,就算找到這男孩他的生命與我有什麼相連嗎?

我放棄一切雜念回到最初,專心的想把書做好,我心裡想也許有那麼一天父親看到我做的書會突然想起他也有念過九字禪,那時我心裡充滿了感激與感謝老祖師,讓我有這樣的因緣來報答父親的養育之恩。


53期做完的時候有一天我獨自上山,不知為什麼也許熬夜好幾天後,心裡疲累而充滿了孤獨感,也不知到為什麼看到任何人都想流淚,我進了精進站登記好位置,轉身想外出去超商買東西,剛好碰到伶蓁師姐。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看著她的肚子後霹哩趴拉的問:

妳一個人上山?
妳懷孕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口氣問了她好多話,然後就崩出:

如果是兒子,要通知我,我要做他乾媽!如果不是,就不要。

伶蓁點頭跟我說才剛懷幾週還不知性別,但她覺得是女生,我還跟說一定是男生,如果他想做我乾兒子一定是男生。

也不知道為什麼,本來上山前很莫名的悲傷,碰到伶蓁後我就一直笑,很久沒有那樣大聲的笑過,感動到不行的笑。

我從來沒擔心他的小孩是女生,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那麼堅持、偏見果斷的說他一定是生男生。

她說算命的說她會生女生,我摸摸她的肚子,跟她說趕快幫他取法名吧!我乾兒子想上課ㄟ.....。

昨天15日我乾兒子法大11點41分出生了,我突然想到小愛與大愛的問題,因為昨天有一個佛乘寶寶
小愛到我家找我,她愈來愈乖巧。

我看著她跑來跑去,突然想到她出生前我做了一個夢,夢境太真實了。

法愛跑到我夢裡跟我說她有事要跟我說,我問了她的身分後,跟她說我很久沒睡熟,現在我快要睡很熟了,快點讓我睡。

她跟我說她想要繼續上課,我跟她說這種問題我無法幫也無法幫她問,要她長大自己問她自己的父母,結果她就帶我進子宮裡跟她一起游泳,讓我知道一個人在黑暗中沒有佛法的恐怖,她在夢裡跟我大聲的喊,她出生後要繼續上課。

我被那個聲音給吵醒,再也睡不著只好起床打坐,夢境太真實了有點恐怖。

因為我也
突然明白自己在嬰兒的狀態與自己的覺知能力,胎兒是有一切覺知能力的。

那個夢讓我
一直很沈重,但這個小孩出生後很喜歡擁抱我,讓我很後悔第一時間我只有想到自己的睡眠,沒有想到別人慧命的問題,我不知道這夢境的真實性,也不想知道,只知道佛性光明圓滿善,眾生也皆有佛性,要珍惜一切慧命因緣。

我不會在執著知道父親的下落,有一種真實在目前是我能做的事,把愛給更多需要的人,那才是真正能相續的情感—慈悲。

我想到威良師兄也當了家扶中心的寄養父母,
慈悲讓佛法超越了家庭;那種慈悲是真實的願意把眾生當成自己的家人。

我終於知道法愛入夢的原因,她讓我看到責任,而法大讓我開心.....明天我要去見他,我要送給他一個最珍貴的禮物,它不是唯一,但是是可以相續的力量。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附記:這一篇是在2008年底寫的草稿,在2009年3月10重新訂正過。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