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5日 星期二

嗨!朋友,我們一起來聽音樂!

YouTube - Un Piano Sur La Mer - Andre Gagnon

這是
Jackbin 的懶人筆記介紹的音樂;加拿大的 New Age 鋼琴家 - Andre Gagnon (安德烈甘農)

我不認識他Andre Gagnon (安德烈甘農)先生,打開上面藍字YouTube的連結你可以聽到他彈的曲子很好聽。


.....*

很久以前看電影(鋼琴師的情人),不知道為什麼那音樂會讓我覺得胸口很悶,幾乎快要失去呼吸,好像在大海中浮沈的感覺,卻又不真是那一回事,走出電影院天空已經泛白,我記得那一天還先去幫廣告公司的同事去爵士巴聽音樂、慶生,我沒去過那種純聽現場演奏的爵士音樂巴,嚀聽音樂時我很容易沈入那種氣氛無法走出那些樂符。

那一天的音樂一點都不high,倒是有點悶給他有夠藍色,從頭到尾我都無法說話安靜的像牆面的壁紙,應該很顧人怨吧?不知為什麼朋友們可以忍受我的安靜?我不是壽星ㄟ,不知為什麼他們都想讓我開心大笑,那應該是周遭的人該給壽星祝福才對吧?我看到自己以前的任性,真是慚愧,當我的朋友包容心與歡喜心應該都很強吧!

他們好像都有超能力的可以抓住我,不讓我把自己關起來,真是感謝我的年少有這麼一票兄弟姊妹陪我一起長大,他們每天加班熬夜都有人輪流送我回家,有時他們要繞台北一大圈才能到家但已經天亮,我從來就想不清,為什麼他們要這樣疼我?願意犧牲自己的睡眠?只是心裡很愧疚的我什麼也無法回報給他們。

我記得那一天走出電影院天空非常清冷,朋友們問我要怎樣回去?
不想一直麻煩人,我全身已經沒電了還沒回答他,就招了車跟他們說再見,他們眼裡盡是明白與體諒,人一輩子能碰到的不用講太多話的好友都是福氣。

我記得今年跨年在捷運站時有人攔住我的去路,大叫著我名字柯,柯;柯!好像在叫魂似的讓我生氣,我看到一個黑黑的大塊衝過來檔我大路,很熟悉的感覺,我居然想也不想要他走開我要遲到了,他哈哈大笑,柯,你還是沒長大老樣阿,這樣直,你認得我是誰吧?

我愣了一會回他:我一定要認識你嗎?我皺起眉頭,突然認出那個小弟做我旁邊的小弟;
大叫,你沒事尬麻變這麼老阿,老的嚇人!他裝一副傷心的臉讓我大笑。


小盧先生很好笑接著掏起皮夾給我看,他說因為我剛當爹了。

他兒子好正,我跟他說小小盧比你正^^跟以前一樣念他就會傻笑也不會回嘴。

他說他正要回家,看我急忙忙的跑著就想問我有沒有人陪我跨年?
...><...真是...。

我跟他說有阿滿山滿谷的人,給他一個神祕的笑容我正要上去陪菩薩跨年看煙火,要他打電話回家,把一家大小也接出來陪我去看煙火,他說沒事先報備不行阿,太趕了。(他真利害聽的懂我簡單的形容,十幾年沒見,還能想像出我的形容)

他不帶家小陪我上山跨年,我就準備要走了,他攔我,要問我大家的近況。
我跟他說跟菩薩約會不能遲到,我要去當義工阿!
趕快回家小孩在等爸爸

我的好朋友一直笑,跟以前一樣他很愛傻笑,讓人想打他我裝兇趕他回家,很好玩,沒想到我們長大了能跟小時候一樣的單純,與快樂,我跟乾妹說碰到以前的兄弟時,她也大叫,哇,哇,哇,我們又都撞在一起了,很久沒聚會了,我跟她說小盧也這樣說,問我何時大家能碰面再聚?


這問題很好,可是我也無法回答,我喜歡那一片山林的寧靜,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跟我一起欣賞的,我的心都在哪裡得到滋長,很想也跟他們分享,但是無法勉強,我的空閒並不多,我的好朋友們真是抱歉,我從沒忘記過你們,我們一起聽過唱過的歌也沒忘,但是我想在我們心裡總有一塊角落,是我們曾經彼此給于的歡笑,那是永遠可以一起分享的;即時我們各自有淚,當我們碰面的時候還能彼此給夥伴一掌大鼓勵,或是一個微笑,那是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曾經我們一起長大。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