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30日 星期一

千年的松果

今天在念彼,有人要送我五台山上撿來的松果,那些老松掉下的巨大松果就要坐著飛機回來送到我手上?
真是浪漫無法形容這樣的感觸。


還沒有機緣在千年古松下散步,卻能得到這一個果子。
真是感謝阿祖阿,給我太多奇蹟感謝那些給我很感動的人,在念彼我總是得到很多很多無法形容的....感動。

第一次上山並不討厭細雨的來到,我享受的祂的沐浴,我在雨中散步,然後想起在優勝美地,第一次去那森林中的震撼,我在那些老樹下無法動彈,一種喜悅灌穿靈魂彷彿靈性被一切看穿的感覺,只能知道自己被自然感動著靈魂深處,卻無法細說與人分享。

我看著他們同時伸出了我的雙手,想像和他們一樣高聳入天看著世界。
不知千百年來他們是否是孤寂,或者一切寂靜?

然後就像下雨一樣,我看到松果彈落下來是很快樂的,我從未見過這樣巨大的松果,但卓不讓我撿,她說他們該留在原地,最後我撿了幾隻細小的樹枝,身上還有木頭特別的香味。

那幾隻樹枝好像被拋光過居然在原始森林中是光滑的,回台灣時我用其中一隻做了一個履律表在智庫面試時給了林小姐。

當時我想這一小節樹枝或許他的生命該有更多的故事發生,我想送給跟我有緣的人。

當時我不認識林小姐,她打了三通電話要我去面試,我正在養病,並不想去一家剛成立的出版社工作,還要從頭佈局開拓江山。

最後她感動了我,我願意拿誠意與她見一面說出我的不願。

她看到我的履律表就開口說要給我5萬的月薪。

10年前這薪水在出版社美編可真是太那個了....我被她大大的嚇到本來要推辭的,居然跟她說拿3萬元就夠了,出版社的小美編拿5萬,太過分了。

我的小老闆林小姐好機靈的她馬上說何時來?
五萬的薪水給你。


我跟她說美編薪水不要太多了,開出版社要花很多錢。
我不要來這裡,她說五萬給你當主管讓你打理一切。

我跟她說五萬可以請一個很厲害的主編,像我這樣的美編3萬元省一點,可以請很多優秀的編輯與翻譯。

然後她說不行,給你五萬,你何時來上班?

我很怕沒做過出版的她會被騙,也不知是不是她聽不懂我的話?
還是故意想讓我頭腦搞暈,我回她說5萬請一個美編,這家出版社無法開很久,我不要來,我要找一個真的喜歡書,喜歡做書的老闆,不是愛花錢的老闆,後來她說決定了聽你的話省一點4萬,你馬上來上班?我頓時呆掉忘記那個話裡有很深的陷井。


我繼續砍她說3個月以後上班,我想大概沒人會願意等一個小美編等這樣久的吧?

她居然說好,三個月以後會提醒我上班時間,會給我一間辦公室。

這是我人生第一個神話,直到中國時報來採訪我們時,林小姐要我出面一起給記者訪談時,我突然明白氣度這樣的事,她是把我當國際人在看,而不是台灣的一個小美編在帶。

我們半年內打入台灣10大出版社,我覺得她找了一群很棒的夥伴,那種拼「天下」拓疆土的記憶我大概永遠也不會忘記。

我很感謝她是這樣可以肯定一個從未見過,就能給我這麼多信任的上司,雖然當時華先生也給我很多機會,相較之下,林小姐總是在工作上能逼出我潛能的人,她從來不會問我會不會,就要我決定很多大的簽書建議,要我做出判斷,我覺得她是一位很勇敢的女士,我從不知我會什麼,但是她讓我相信我會什麼,就在自己那當下的一念要如何圓滿,就能完成

有一天我在工作上跟她意見不合,透露出想跑的感覺,她要我進她辦公室拿出那一封我親手做的履律表,她說那一封履歷她總是放在抽屜最明顯的位置,她希望自己能隨時擁有這樣的心思,能看到不同。

那個時候我才知道,為什麼重大事情她都要問我,我從不覺得自己比別人有什麼更多的才能,而是自己能找別人看不到的事情與趣味興味的、自己玩著一個無聊的工作。

其實我當時想的,可能是那一隻樹枝造型很特別吧,因為我看到那一隻樹枝就很想笑,覺得她未來可能可以作成什麼樣的成品去設計,讓人歡喜著。

一隻樹枝讓我找到一個很棒無法忘記的工作,在天地之間有一種溝通,傳遞是隱形的,你看不到具體的面貌,但是有一種細微,卻能讓你的感覺靈敏起來而深受感動著。

佛性無法細說只能體會她的單純與美麗。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我今天在念彼雨中撿著枯掉的細小松枝,跟他們說抱歉,我只能幫他們收拾乾淨無法為他們的生命多做些什麼可以令人留戀的事。

但是如果他們可以站的夠久,千百年後,有天再來的時候,也許我看到他們也會欣喜感動著,能想起來我可以為他們完成什麼,傳遞著什麼...。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