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9日 星期二

夜半雨與屋頂的對談....

昨晚夜半時天空突然下起雨來,我想我是幸運的,下午要出門前就帶了一大包道具準備去上課,有點擔心會下雨,會損害到道具,就一直跟天空「閒談」起來。

小時候我常喜歡一個人躲在曠野誰也不理,那裡只有我與風,雲、大地,還有青草的芳香,
就像是遊牧民族般,只要被查知我的去處,那個地方我便不會再去,以免破壞我與空間的「寧靜」。


我喜歡那一種獨處的安靜,我可以與四周和諧的共處。
我想風是有思考性的,但一直不能確定。

有一段時間我能感受到風的訊息,這種感覺曾經讓我心生恐懼,只有阿知道我不安的原因。

她曾帶我去找乩童想找出原因,因為她怕我犯到刹氣;但是最後並沒找出沒什麼結果。

乩童當時看著我嘆了一口很長的氣!
然後他告訴阿,只有我願意、能活下去,才能自己找出真的答案來。
當時我看到他眼裡同時有一種鼓勵與悲傷。

他告訴阿這孩子不用特地養,很難養,會活就自己會活下來要靠他自己的力量。
當時我聽不太懂,我想我可能是做錯事讓他那樣難過....阿當時也很用力的拉著我的手;我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讓他們難過,阿媽要我以後別隨便跟人講話,有事跟她說就好。

還沒念小學前,有一天花園裡有一種不安的騷動。
我在屋裡屋外來回跑著很不安,阿問我發生何事?

當時我不太能形容我內在的感受,
我問阿如果我跟她說大晴天會長出黑色一條很可怕的風你會相信嗎?
問我你想怎樣做?

我要阿不要讓姊姊與表哥他們去河邊玩,那一天他們都不要出去玩太危險了。
要我去告訴他們,我跟阿說他們會笑我,她們不會相信我的。

要我試著去跟他們說就出門工作了。

照例我一個人在家等姐姐們放學,吃完飯他們跟表哥還有臨居都要去河邊玩,我求她們不要跟去,沒人要理我,只好穿起拖鞋跟在他們後面追著跑。

那天日正當中人被晒久了都會暈,我在河邊一直要他們回家會下大雨,一種恐懼襲上心頭,很想痛哭確不知原因,沒人要理我。

一直到發現遠邊有一朵黑雲跑的很快我告訴姐,我姐也不明白那一朵雲為什麼會朝一個方向跑的很快同時帶來劇風,我們的聲音讓大小孩聽到了,他們很快什也不說拔腿就跑回家。

我跟我三姐莫明的在最後追著他們跑,那一朵雲就在我們身後一直追,
我突然回頭站著看那一朵雲為什麼要追我?風追到我腳邊好像就會慢一下,我不太相信的看著....。

我姐看我站在原地就狂拉我的手往前跑,我的拖鞋當場掉了一隻被捲走,我跟我姐說不用跑了,它不會追我的,我姐很生氣的罵我白癡、淋溼回家還掉鞋回去會被打扁,還不快跑!

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安全感回來了,我跟三姐說如果我們前面那一棵老樹有小鳥會飛起來,我們一定不會被風給捲跑,我們跑到樹邊去躲。

剛開始我姐還是要我往前跑,那些鳥好像聽到我的聲音突然數百隻鳥全部都飛向空中,引起一種空間大驚動,四周有一種靈氣在動,很神奇的感覺;讓我突然很想大笑。

我姐看了很想打我,因為我們淋溼我還搞丟一隻鞋,重點是我還跟他們偷跑去河邊玩;
她很擔心我會害她被阿打,我跟他說阿出去了,不會有事。

我看著那些鳥一直笑,因為他們飛起來時繞著風轉、轉慢那些風的速度風竟然四周全靜下來,只剩鳥的聲音。雨還是一直下著。

那一棵百年大樹是我的好朋友,每次經過他身邊我都會跟樹伯伯問安,我相信一定是他發現了我內在的恐懼,想保護我,所以讓我一直想笑,因為他也把我當成好朋友了。

第一次我清楚樹木與風了解人類的感情,並且他們也願意幫助那個對自然心懷恐懼的我,是他們讓我看清處自然的力量,也讓我清楚知道力量的本身並沒有邪惡,只是我們要如何與其中學會相互尊重與保護?

那一天我們回到了家,神奇是阿並沒有罵我們,她早已準備好碳火準備給我們取暖、換衣服,洗澡。好像她早已知道會發生什麼?我不太明白,當她看到我的腳只剩一隻鞋時,我跟她說不小心掉在外面,明天再去撿,她居然跟我說不用去找了,以後不要一個人出門。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