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7日 星期四

早安,2008的大年初一

剛從淡水到家,世界是一片安靜,台北的夜挺迷人的,我很喜歡大年初一的晚上,
這世界好像只有我還醒著,記得高三寒假時我爸買了一台雙眼相機給我做作業。

那一個清晨我起的很早,雲霧瀰漫四周,
不知不覺相機帶我打開家門,站在南港的公路中心,我拍了不少照片。

我記得我的第一章照片是透過我房間拍攝出去的沈靜。

我喜歡那一片迷霧,在那清晨中我發現有一個穿著藏藍色中國長袍的青年走入我的境頭,
不知為什麼讓我的遺忘又被喚起一些,讓我好像回到民初的感覺。

從我三歲有記憶以來,一直有一個惡夢在我夢裡出現,都是一些古人,
那些人在我夢裡跟著我出深入死.....我總是在夜夢裡痛哭中醒來...我不能忍受別人在我視線裡逝去。

一直到開始修行以後,我才能明白那些夢境對我的意義。


我還記得三歲時一次夢境裡一個聲音要我一定要與過去告別,才能繼續活下去。

因為自己的神識常與「過去」重疊,我常分不清每個人的正確時空,
我看到的人物常「現在」與「過去」的人生影像重疊,阿媽以為我一直碰到鬼魅常帶我去廟裡收驚。

三歲那一次我病的很重,暗夜中我聽到一個睿智的長者聲音;
他告訴我這輩子一定要學會忍受孤獨,但我絕對永遠不會孤單;他要我相信他,自己一定有能力面對一切。

我醒來時就忘記一切,再也不會看到人身上常有的時空重疊影像。

不過老實說有些殘缺的記憶我還記得,我的記憶並未被全部被清空,那些影像雖然存取的不多,
但是從那一次以後我的夢裡都還能保有清醒時的理智,好像能在夢裡學習一些新的感覺......

那真是蠻奇特的經歷。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