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6日 星期日

記憶中sunny的緣起

我的英文名字sunny,記憶中sunny的緣起.......。


剛近廣告公司時,我是設計部最小的女生,但在那一梯次我們公司共出現13個屬龍的孩子,很高興我還排名第十,不是殿後還有人比我小這讓我很得意。

從小就幻想自己可以當老大只是沒機會,在大家庭老么通常都是跑腿賣命的份,很難么嚇耍威風。

因為在部門是最小的原因,很多人要我當乾妹妹都被我拒絕了,我可不想再多幾個人來管自己,其中有一個業務部的姊姊非常疼我,我剛進公司時什麼也不懂,她耐著性子帶我去公司的樓下看了一整天的車子,要我說出對這一條街,一切人,事、物的感想。

那時候我並不懂他到底要我看什麼?
後來才知他在測試我的直覺能力,在上完那一堂升級輔導課後,
他問我喜歡印度嗎?想去尼泊爾嗎?

我不知她真想問我些什麼?

只有天真的回答她那是一個美麗古老的國家,去那兒應該可以拍很多故事回來,她跟我點頭,問我要不要跟她去尼泊爾玩,她要我做她乾妹妹,她說她要跟我未來的乾姊夫去那兒玩,但是還想多找一個人去路上比較不會無聊。

我就跟她說我沒錢阿,我媽每個月只肯給我坐車的錢,我沒私房錢,這位姊姊居然說她要標會借我去玩,讓我慢慢還,我有點被嚇到。

那時卓還跟我同公司,我跟她說這件事時她一直笑。

我不太明聊,她說展是一個很有個性與主見喜歡照顧別人的人,她不會輕易對別人說無意義的話,一定是我有某些特質讓她覺得欣賞,很多人想攀她當姊妹,她也不會隨便理人的。

後來我還是沒跟她去,因為我對廣告公司有點適應不良,這家公司的人很奇怪對我都太熱情了讓我難以招架,我是一個很安靜喜歡安靜的人,但不知為什麼只要我出現,旁邊就會多很多人我並不想跟太多人太熟。

後來卓要出國了,她也擔心自己去國外住會適應不良,逼我陪她去香港玩,她說做設計的、人生視野只有島國尺度的話,是無法進入國際視野的,我所有想的到可以拒絕她的理由,都被她一一否定,為了要去香港,我們接了一個大外快,賺到旅費要去香港玩一個星期。

那一次很特別連主管都跟我說不用請假,放心去玩就好了,我一直想我人生整會這樣處處是貴人與奇蹟,一些不熟的人都在幫我,公司有上百人,我表現也不是一等一的好,只是認真而已,為何大家要這樣疼我?

為了要幫我辦生平第一本護照,我部門的同事每天都在幫我想英文名字,因為我說我想要一個很棒的英文名字,沒有的話我就不去,所以大家都在幫我。

其實是我不想去花那個錢,因為去香港要背負太多使命,很多人托我買東西,他們居然相信我的品味,沒有想過我是一個土孩子從沒出過國?

一直到最後所有名字都被我否決了,又是卓幫我決定的,她說就叫sunny吧!
聽起來覺得很土的大眾名字,很像在叫別人,正要反對時,所有同事就說好就決定是這一個了,我覺得很奇怪他們談得是我以後一輩子要用的護照名阿,好像在幫小狗取名的感覺.....。

我正要抗議時,卓跟我說sunny是陽光的意思,你在的地方就會有陽光,給人溫暖的感覺,她說時所有的人都跟我點頭。

她說這是你的特質,你不要放棄她,在眾人眼光下我不好意拒絕,因為那種感覺很像我拒絕再當一個可以溫暖別人的人。

展知道我終於願意跟卓去香港時很生氣,她覺得去香港看物質文明還不如去印度看人文,古文明文化的風土民情,她不相信我的旅遊選擇會以金錢在考量。

後來我們到了香港下了飛機,發現好多國際媒體扛著一大推設備器材準備進入香港與大陸採訪,在路上還發現香港發生當時最大的一次暴動遊行。

當夜香港市區車子狂按喇叭一整夜沒停過抗議聲不斷,外面人聲吵雜氣氛很恐怖,第一夜我們嚇壞了也不敢打電話回家報告情況。

我跟卓第一次出國,到了香港看到新聞知道大陸發生六四事件,香港給人的感覺與氣氛是好像隨時也跟著要淪陷與暴亂的感覺。

我跟卓說會不會我們像38年那樣大陸撤退我們就會回不了台灣?
她罵我太白太會幻想,其實她也很怕只是要裝老大故意裝鎮定。

第一天我們不敢出門因為不知外面的情況不敢跑太遠,卓跟我都保持警戒不敢入睡,後來我們發現我們得隱藏身分不能讓人知道我們的身分,不然一路會被攔截無法行走。

那 時大家都在恐慌想要找可以離開香港又安全的地方,我與卓談話時不小 心被聽到,一路一直有人訪問我們政治力立場與看法,還有人問我可不可以到台灣時來找我,請我幫忙安排找工作?卓這時才像一個大人真正的保護我,因為我不會 英文,我只能跟她講國,台語很快會被人發現我們身分就無法行走。

那一次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最刺激的旅遊,從哪一次我才真正相信卓所說的,只要我在的地方很奇怪就會聚集一些人在身邊,我一直以為她瞎掰,那一次我真的相信即使我不說話也會引來一堆人跟著我,卓說我可能像走失的小孩吧,所以會吸引一推人靠近來想知道我發生何事?

其實我也不知原因,我跟她瞎掰可能我長得像是很有錢的小孩,有能力照顧別人的小孩吧!她瞪著我只會笑。

我們回台灣後,展也回台灣了,她知道我們碰到何事?她問我會不後悔沒跟她去?

她說她本來要給我一台像機讓我去印度拍照,後來乾姊夫送給當地的導遊 了,她說乾姊夫看到那人的痛苦,完全懂攝影的人卻沒相機,他懂那樣人的痛苦所以他送給他了。

我跟他說這樣很好阿,那個導遊以後會有一個豐富美麗的人生,而我卻擁有一個很特別的災難記憶;他讓我發現自己不再是島國人了,我已經知道在這星球也有別人等著被人關心,沒人想要被冷落的感覺。


我知道災難是什麼回事,也懂那種恐慌了,我的境頭也拍到那種冷靜的抗議與回憶了。

從 那一次我才知她真的把我當妹妹在看,她說她沒妹妹,跟我相處時她有種感覺很像找到家人的感覺,那時我才真正的願意把她當姊姊看,因為我姐在我人生裡也沒像 她那樣肯給我很多忠告,雖然展也會念我,但是她與乾姊夫真的都把我 當妹妹看,不是那一種不懂事的妹妹,是那種可以分享生命種種喜悅的人,我去參觀他們的家時很感動,那是用愛在怖置家園的人。

乾 姊夫什麼都懂,我也很崇拜他,他有一櫃子的好書可看,只是我不敢跟 他借,那些都是他的寶貝,就像珠子是乾姐的寶貝,我後來會學佛多少跟乾姐有關;乾姐收藏了很多各時代美麗的珠子,我也被他感染這項習氣,因為這個因緣後來 認識賣佛珠的師兄姐而來學佛,這也算是個學佛的緣起吧!



熱門文章

線上同時人數